The website uses cookies. By using this site, you agree to our use of cookies as described in the Privacy Policy.
I Agree

我的首页 微博-随时随地发现新鲜事

还有一个问题是求助意愿和信任。之前的微博里有年轻朋友回复基于和学校团组织打交道的经验不信任共青团的服务,还有一位说自己绝望的时候向12355求助没有任何回应。这种信任不是单方面宣传和劝说就可以建立的,而是依赖于长期扎根服务、一线工作者对青少年的尊重。感觉这也是群团改革的最大挑战
朋友转来团中央wx关于墨茶的回应总结(图1)。坦白说,比起对各方报道的总结,我更关心的问题是:可否请西昌、凉山地区基层共青团来说一说当地遇到类似困难的青少年该怎么找团组织求助?可否以此为契机宣传下权益部长期在做的青少年事务社工服务和12355热线?(图2)毕竟根据我微博的调查, ​​​​...展开全文(约470字)c
Measure
Measure
Summary | 1 Annotation
另外我也对telling an interesting story这种评判标准感到厌倦了,都是写论文的,大家都清楚自己为了故事能有一种coherent的“有趣”,切割掉多少可能干扰这种consistancy的发现(我想用“装瞎”这个词来着)
2021/01/26 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