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ebsite uses cookies. By using this site, you agree to our use of cookies as described in the Privacy Policy.
I Agree

深圳出台强制休假制度,“打工人”能享受到吗

2020年11月12日 15:19 来源于 财新网
深圳出台强制休假制度针对的是加班加点过多、劳动时间过长、过劳现象严重、劳动者休息休假权经常受损害等社会问题;学者对于深圳这一规定的合法性、合理性存在不同意见,其能否落实仍需观察

  【财新网】(记者 张兰太)日前,《深圳经济特区健康条例》(下称《条例》)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通过,将于2021年1月1日起施行。

  其中,第六十三条规定:用人单位应当合理配置人力资源、安排员工作息时间,对脑力或者体力劳动负荷较重的员工实行轮休制度,避免对员工健康造成人体机能过度损耗或者身心健康伤害。用人单位应当严格依法执行员工带薪休假制度。人力资源保障部门和工会等组织应当加强对用人单位落实员工带薪休假制度的监督检查。

  因《条例》此前征求意见稿中相关条款(第六十六条)曾被冠以“【强制休假制度】”的小标题,这一规定正式出台后被解读为深圳将推行强制休假制度,受到舆论广泛关注。那么,深圳出台这一规定对于当地企业和劳动者意味着什么?它出台的背景是什么,又将产生何种影响?

强制休假是否合法合理

  “新制度的初衷是好的,该立法的问题指向很明确,值得肯定。”西南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陈步雷指出,深圳出台强制休假制度针对的是加班加点过多、劳动时间过长、过劳现象严重、劳动者休息休假权经常受损害等社会问题。

  众所周知,在深圳,“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观念深入人心,当地企业特别是互联网公司加班文化浓厚,这在催生“深圳速度”和特区40年经济飞跃的同时也对企业员工的身心健康造成一定影响,“996”“过劳死”甚至“自杀”等问题日益暴露,不时引发社会热议。

  在陈步雷看来,深圳出台强制休假制度,这一地方立法有先进性和示范性,把相关问题凸显出来,做出了重要的改革。

  华东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董保华则认为,深圳《条例》这一规定虽然强调了“依法”,但其倾向是很明确的,因为在征求意见的时候这一条款被官方解释为“强制休假制度”,如果这一规定正式公布后依然被理解为“强制休假制度”,那它本身就涉嫌违法:其内容主要针对年休假,但与上位法《劳动法》《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等的相关规定是冲突的。

  《劳动法》规定,用人单位由于生产经营需要,经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后可以延长工作时间,一般每日不得超过1小时;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长工作时间的,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的条件下延长工作时间每日不得超过3小时,但是每月不得超过36小时。

  国务院《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规定,“单位确因工作需要不能安排职工休年休假的,经职工本人同意,可以不安排职工休年休假。对职工应休未休的年休假天数,单位应当按照该职工日工资收入的300%支付年休假工资报酬。”

  董保华分析,深圳《条例》出台前述规定有其背景,矛头指向华为内部的奋斗者协议,其中一条就是员工自愿放弃带薪年休假,华为则给予员工相应的对价(待遇)。但是,近年来华为这一安排也引发一定争议,并被离职员工频频告上法庭。

  “从大的方面来说,每一个人的权利都是不可以被限制的。企业的权利不能被限制,员工的权利也不应该被剥夺或限制。”董保华认为,华为的奋斗者协议并不违法,“员工自己可以申请放弃年休假,深圳《条例》为什么规定不可以,还比以前的法律法规要求更严格?看起来是保护员工的带薪休假权利,但它也限制了员工申请节假日加班的权利。”

  在董保华看来,需要关注《条例》这一规定公布后对华为奋斗者协议这样的案件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看这一规定对现行的法律执法状态会不会有所改变。据董保华理解,原来的奋斗者协议相关案件中法院没有判华为违法,即认为它是合法的,但深圳作出这一规定以后,华为再遇到这类案件可能就会被判败诉。“但深圳这一规定和上位的法律法规是冲突的,未来如何执行?”

  现行《劳动法》对于工作时间和休息休假(包括带薪休假制度)都有相关规定,过去为何没有得到严格落实?陈步雷分析,主要原因在于,一是劳动者无法自主自治地联合起来,与资方进行平等博弈,资强劳弱的失衡问题严重而普遍;二是劳动法对工时制度(劳动标准)的规定,缺乏刚性,特别是对违反工时制度的法律责任规定得过于模糊;三是地方劳动行政部门的法治意识、执法力度普遍不足,渎职现象很普遍;四是地方政府以GDP为主要目标,妨碍劳动执法,对企业违反工时制度的问题持默认态度。

  在陈步雷看来,深圳这次出台强制休假制度,其能否落实,一是取决于能否允许、帮助劳资平等博弈,通过真正而非虚假的集体协商谈判,来解决问题;二是取决于地方劳动行政部门,能否中立、公正、高效地执法,对违法企业如何追究责任。

  董保华则认为,深圳《条例》这一规定不是对《劳动法》的变通执行,而是在原有的规定基础上做加法,既不能解决加班问题,也不能保护劳动者,对于恶意违法的企业也没有任何作用,当地投资环境反而变得更恶劣,老实的企业会被管住、变得低效,更多企业可能会撤资,慢慢离开这里。

      除了存在不合法、不合理的问题,董保华还认为《条例》这一规定也不合情,不能引导社会诚信的风气。他仍以华为的例子指出,员工不应该先是自己签了合同,明明白白写明愿意加入奋斗者协议,华为也向其支付了对价,但后来员工再耍赖起诉华为,要求依法保障自己的带薪休假权利。“如果将来的判决是支持员工的,那么诚信何在?假设不改变原来的判决,那么法律规定的效率何在?”

  深圳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其出台强制休假制度是否意味着现行《劳动法》将会作出相应修改完善?陈步雷指出,1994年制定、1995年开始施行的《劳动法》虽然已经有2009年和2018年两次修正,但应继续修正,工时、工资、职业安全卫生等劳动标准也应尽快完善。“深圳市的这些改革、探索,可为国家立法的改革积累经验。”

“996”的症结所在

  互联网公司“996”是另一个问题。董保华认为,深圳《条例》的相关规定也不能解决“996”的问题。“企业不要求加班,员工自愿加班,能挡得住吗?政府能强制企业,怎么强制员工?”

  董保华指出,在企业实行绩效管理制度下,员工加班不加班是自愿的,因为不加班的结果会在绩效里体现出来。“难道还能说以后绩效里也不能体现出来?那就与多劳多得的宪法原则相抵触。当然,加班制度设计有不合理之处,让企业可以钻空子。现在所有的‘996’都不违法,只能说国内原有的法律结构安排上存在问题。”

  “‘996’问题不是深圳独有的问题,全国各地都有。”董保华认为,“996”问题也不能由深圳单独解决,需要整个法律体制作出调整,比如让公司制度变得更合理一点。“公司制度本身不合理,强制程度是不可能提高的。如果企业的实际需求和法律的限制相冲突,市场一定会找到一种避开的方法。自愿加班就是如此,它用绩效管理来调整,没有哪个国家可以禁止员工自愿加班。”

  陈步雷认为,深圳《条例》出台强制休假制度,会对较发达地区有比较明显的示范性,但对于投资环境较差、极度渴求资本的较落后地方,则难有什么影响。

  “归根到底,中国整个加班制度要做结构上的调整。”董保华指出,中国的加班制度是世界上最高标准,没有之一,但实际上则是高标准、低执行。如果想把标准强执行,那就要低标准,标准不能太高。

  陈步雷建议,深圳地方立法要特别注意“目的性权利”与“工具性、辅助性权利”的区分与安排,后者可形成良性的社会机制,更加重要;另一建议是,对违法行为的法律责任不一定要很苛重,但法网要密,不能“厉而不严(密)”,应杜绝选择性执法。“在工具性权利的保障和相关机制设计上的实质性改革,才是真正的创新,更有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杨胜忠
Measure
Measure
Summary | 13 Annotations
因《条例》此前征求意见稿中相关条款(第六十六条)曾被冠以“【强制休假制度】”的小标题,这一规定正式出台后被解读为深圳将推行强制休假制度,受到舆论广泛关注。那么,深圳出台这一规定对于当地企业和劳动者意味着什么?它出台的背景是什么,又将产生何种影响?
2021/01/20 01:38
西南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陈步雷指出
2021/01/20 01:40
华东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董保华
2021/01/20 01:40
。对职工应休未休的年休假天数,单位应当按照该职工日工资收入的300%支付年休假工资报酬。”
2021/01/20 01:41
深圳《条例》出台前述规定有其背景,矛头指向华为内部的奋斗者协议,其中一条就是员工自愿放弃带薪年休假,华为则给予员工相应的对价(待遇)
2021/01/20 01:41
董保华认为,华为的奋斗者协议并不违法,“员工自己可以申请放弃年休假,深圳《条例》为什么规定不可以,还比以前的法律法规要求更严格?看起来是保护员工的带薪休假权利,但它也限制了员工申请节假日加班的权利。”
2021/01/20 01:41
“但深圳这一规定和上位的法律法规是冲突的,未来如何执行?”
2021/01/20 01:41
经职工本人同意,可以不安排职工休年休假。对职工应休未休的年休假天数,单位应当按照该职工日工资收入的300%支付年休假工资报酬。”
2021/01/20 01:42
特别是对违反工时制度的法律责任规定得过于模糊;
2021/01/20 01:43
他仍以华为的例子指出,员工不应该先是自己签了合同,明明白白写明愿意加入奋斗者协议,华为也向其支付了对价,但后来员工再耍赖起诉华为,要求依法保障自己的带薪休假权利。“如果将来的判决是支持员工的,那么诚信何在?假设不改变原来的判决,那么法律规定的效率何在?”
2021/01/20 01:44
董保华指出,在企业实行绩效管理制度下,员工加班不加班是自愿的,因为不加班的结果会在绩效里体现出来。“难道还能说以后绩效里也不能体现出来?那就与多劳多得的宪法原则相抵触。
2021/01/20 01:45
现在所有的‘996’都不违法,只能说国内原有的法律结构安排上存在问题。”
2021/01/20 01:45
 陈步雷认为,深圳《条例》出台强制休假制度,会对较发达地区有比较明显的示范性,但对于投资环境较差、极度渴求资本的较落后地方,则难有什么影响。
2021/01/20 0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