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ebsite uses cookies. By using this site, you agree to our use of cookies as described in the Privacy Policy.
I Agree

无聊到了给一部韩剧写评论的程度!

荞麦 评论 密会 5 2014-05-03 15:32:48

这篇剧评可能有剧透

Measure
Measure
Summary | 2 Annotations
在这之前,吴惠媛身边的所有女人提到这个女招待,都是不屑中带着嫉妒:“这女人真厉害,这下都不需要工作了。”结果竟然事实是这样,吴惠媛作为“有钱人的奴婢”,靠着服侍这个变态家族而生存,这次不仅受了侮辱,而且还被动摇了根基:自己尚且比不上一个女招待那么自由、尊贵。自己费尽心力获得及摆平的一切,一文不值。这才是后面她终于去找善宰,感情迸发的心理源头。(不过这几集为了把惠媛推向善宰,让她被打得太多了一点。过头了。)
2021/02/07 08:19
赵仁书总是喊她惠媛,而且对善宰说:我毫无原则的理解惠媛。赵仁书这个人物,特别好:他的存在说明了才华的有效。因为才华,他得以独立在那个怪圈之外,对一切也都显得平和,有理解力。比起来,吴惠媛的丈夫明显狭隘、懦弱、功利,所以一直也弹不好钢琴。
2021/02/07 0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