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ebsite uses cookies. By using this site, you agree to our use of cookies as described in the Privacy Policy.
I Agree

文书全文

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安阳朝阳支行、李双成侵权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河南省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豫05民终392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安阳朝阳支行,住所地安阳市文峰区。
负责人:喻斌,行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雪峰,河南兴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高静,河南兴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双成,男,1971年1月3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安阳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吉运峰,河南殷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易票联支付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黄埔区。
法定代表人:谭宁,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婷婷,女,1985年10月19日出生,汉族,住广州市海珠区,系该公司职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罗帼仪,女,1985年9月30日出生,汉族,住广州市荔湾区,系该公司职员。
上诉人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安阳朝阳支行(以下简称建行安阳朝阳支行)因与被上诉人李双成、易票联支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票联公司)侵权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安阳市文峰区人民法院(2017)豫0502民初19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建行安阳朝阳支行上诉请求:一、依法撤销原审判决第一、第二项内容,改判上诉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不服金额80915元)。二、本案上诉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与理由:一、上诉人在被上诉人李双成开通第三方快捷支付服务开通和支付过程中不存在过错,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二、本案造成李双成损失的直接原因是由于易票联公司没有及时停止支付造成,该损失不应由上诉人承担。三、被上诉人李双成存在重大过错,应当承担相应责任。李双成在上诉人处开立的账户设有密码,按照约定,任何凭密码交易的行为均视为其本人消费。本案当中,交易行为之所以能够完成是由于行为人使用了李双成的密码进行交易。原告李双成提供的证据报案记录证明,原告李双成点击诈骗短信链接,导致其本人银行卡密码等信息泄露,被他人冒名在第三方支付机构开户和交易,所以,李双成应当对密码信息泄露承担责任。四、本案遗漏必须参加诉讼的当事人中国银联,程序违法。
被上诉人李双成辩称,一、李双成对于建行卡内的资金损失没有过错。1、李双成不存在泄露建行卡账户、密码或与第三方恶意串通的行为。2、李双成点击手机短信链接与建行卡内资金损失之间没有必然联系。李双成的建行卡设有支付密码,单独点击链接不输入支付密码,建行卡内资金不应被转出。二、上诉人建行朝阳支行违反银监发【2014】10号多项规定,对于李双成的资金损失存在重大过错。1、上诉人未经李双成同意擅自开通第三方支付功能,且开通后没有通知李双成。银监发【2014】10号《关于加强商业银行与第三方支付机构合作业务管理的通知》明确规定,商业银行为储户开通与第三方支付平台等金融服务业务时,必须对客户的技术风险承受能力进行评估,确保客户与第三方支付机构相关的账户关联、业务类型、交易限额等决策要求应与其技术风险承受能力相匹配。一审中,上诉人提交的案涉银行卡短信提醒明细显示,当日10:31、12:14李双成尾号0112的建行账户分别在京东支付、北京百付宝科技有限公司开通快捷支付,建行对于这两次开通快捷支付均予短信通知,但却未通知在易票联开通快捷支付。2、在李双成的建行账户与第三方支付机构首次建立业务关联时,上诉人未尽审查认证义务。银监发【2014】10号规定,客户银行账户与第三方支付机构首次建立业务关联时应经双重认证,即客户在通过第三方支付机构认证同时,还需通过商业银行的客户身份鉴别,账户所在银行应通过物理网点、电子渠道或其他有效方式直接验证客户身份,明确双方权利与义务。商业银行通过电子渠道验证和辨别客户身份,应采用双(多)因素验证方式对客户身份进行鉴别,对不具备双(多)因素认证条件的客户,其任何账户不得与第三方支付机构建立业务关联。3、上诉人没有执行单笔支付限额(5000元)规定。商业银行应设立与客户技术风险承受能力相匹配的支付限额,包括单笔支付限额和日累计支付限额,但上诉人未执行相关规定。4、上诉人未履行大额、可疑支付及时通知客户的义务。银监发【2014】10号明确要求商业银行应就大额支付、可疑支付及时通知客户。对开通短信或其他方式即时通知功能的客户,应就每一笔支付交易即时通知客户,通知信息中包含但不限于第三方支付机构名称、交易金额、交易时间等。如果上诉人尽到上述义务之一,本案盗刷就不会发生。可见,建行朝阳支行在第三方快捷支付服务开通和支付过程中,存在过错,应当对李双成损失承担赔偿责任。三、一审判决两被告承担按份责任,因易票联公司未提出上诉,所以上诉人无权要求撤销原审判决第二项。本案中,建行朝阳支行、易票联公司未能举证证明与李双成签订了借记卡快捷支付服务协议,未能证明取得了李双成在没有输入密码的情况下仅通过手机验证码就可以放款的授权,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建行朝阳支行与易票联公司签订有合作协议,两公司没有尽到审查转款系本人授权或本人操作和保障储户卡内资金安全的法定义务,应承担赔偿责任。
被上诉易票联公司辩称:一、易票联公司从未收到公安机关要求停止支付涉案金额的任何通知,易票联公司将涉案金额支付给鑫汇宝贵金属有限公司的支付结算行为不存在过错,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1、公安机关作为司法行政机关,如要求易票联公司协助调查或冻结、止付涉案金额,应当向易票联公司发出书面通知。2、事实上,直到易票联公司收到法院关于本案的开庭通知及相关材料前,易票联公司并未收到任何有权机关或银行、银联等就本案发出的任何冻结或止付通知。3、易票联公司无权对鑫汇宝贵金属有限公司的资金进行止付,易票联公司在本案中不存在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二、李双成对其银行卡账户密码信息保管不当,存在过错,是本案中造成其损失的直接原因,李双成应当自行承担相应法律责任。三、易票联公司与李双成不存在合同关系,并未为其办理快捷支付业务,在交易过程中,易票联公司仅是按照李双成的支付指令向银联发起交易指令,而并无直接对李双成的账户进行划扣,易票联公司不存在核对李双成身份义务。因此,易票联公司不存在过错,不应承担侵权赔偿责任。
李双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被告建行朝阳支行、被告易票联公司连带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61830元及利息(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贷款利率从2016年5月26日起计算至清偿完毕之日止);2.本案诉讼费用由两被告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原告李双成在被告建行朝阳支行开办卡号为62×××12的储蓄卡。2016年5月26日10时44分至11时26分,被告易票联公司支付平台将李双成该银行卡的账户上的161830元分8笔进行消费支出。2016年5月27日,李双成向安阳市公安局北辰派出所报案称其银行卡被盗刷,公安民警于当日拨打易票联公司官方客服电话,2016年5月28日,公安民警与易票联公司客服取得联系,告知易票联公司李双成银行账户通过易票联支付平台转入的160000元涉嫌诈骗并要求易票联公司进行核查和冻结,易票联公司称尽快协调。安阳市公安局文泰分局于2016年5月29日立案进行侦查。2016年5月30日,易票联公司将包括案涉李双成161830元的255591.61元款项结算后支付给鑫汇宝贵金属有限公司。建行朝阳支行提交的案涉银行卡短信提醒明细显示,2016年5月26日10时46分至2016年5月26日11时20分,建行朝阳支行就案涉8笔消费支出向李双成发送了短信提醒,但未通知李双成尾号0112账户在易票联开通快捷支付。除案涉8笔消费支出外,当日10时31分、12时14分,李双成尾号0112账户分别在京东支付、北京百付宝科技有限公司开通快捷支付,该两次开通快捷支付建行朝阳支行进行了短信通知。
一审法院认为:原告李双成在被告建行朝阳支行办理设置有支付密码的银行卡,与其形成储蓄存款合同关系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建行朝阳支行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的规定,对储户履行安全保障义务,包括对储户信息的安全保障义务,并保证自身系统设备的安全使用、保障储户信息、密码等信息数据的安全性。关于储户开通与第三方支付平台等金融服务业务,应当严格执行银监会及人民银行联合下发的银监发【2014】10号《关于加强商业银行与第三方支付机构合作业务管理的通知》的规定,商业银行应对客户的技术风险承受能力进行评估,客户与第三方支付机构相关的账户关联、业务类型、交易限额等决策要求应与其技术风险承受能力相匹配。客户银行账户与第三方支付机构首次建立业务关联时应经双重认证,即客户在通过第三方支付机构认证同时,还需通过商业银行的客户身份鉴别,账户所在银行应通过物理网点、电子渠道或其他有效方式直接验证客户身份,明确双方权利与义务。商业银行通过电子渠道验证和辨别客户身份,应采用双(多)因素验证方式对客户身份进行鉴别,对不具备双(多)因素认证条件的客户,其任何账户不得与第三方支付机构建立业务关联,商业银行应就大额支付、可疑支付及时通知客户。商业银行应设立与客户技术风险承受能力相匹配的支付限额,包括单笔支付限额和日累计支付限额。对开通短信或其他方式即时通知功能的客户,应就每一笔支付交易即时通知客户,通知信息中包含但不限于第三方支付机构名称、交易金额、交易时间等。在本案中,建行朝阳支行未提供原告与被告易票联公司签订并开通快捷支付服务系原告申请并同意的证据,亦未提供证据证明原告持有的银行卡所涉本案款项被频繁多次盗刷支付系原告泄露支付密码所致,更未举证证明就涉案盗刷支付款项履行了上述通知要求的银行应当履行的审查核实通知等应尽义务。为此,本院认为,建行朝阳支行在第三方快捷支付服务开通和支付过程中,存在过错,应当对原告损失承担赔偿责任。作为第三方快捷支付服务的易票联公司,既未提供原告注册第三方快捷支付的证据,也未提供原告为第三方支付向该公司提供的有效身份证件复印件或影印件的证据,更未建立健全客户身份识别机制,在未确保有效核实原告身份及其真实意愿的情况下,为原告办理第三方快捷服务,亦存在过错,且该行为与中国人民银行《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规定的,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应当履行职责、义务要求明显不符。特别是,本案所涉第三方支付的8笔交易,原告在2016年5月27日发现盗刷支付等不法行为后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根据原告的报案陈述及调查了解后于同年5月28日上午9时即通知易票联公司原告所涉款项涉嫌盗刷、诈骗等违法犯罪行为,让被告易票联公司采取措施停止支付,但易票联公司却对公安机关的通知内容未进行任何形式的核实包括与原告联系等等。根据被告易票联公司提供的2016年5月30日《国内支付业务付款回单》显示的支付时间及金额,明显与本案所涉盗刷支付款项金额不符,且向第三方付款的时间在公安机关通知以后。据此,可以认定,被告易票联公司对原告所涉盗刷款项损失,具有过错,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综上,本院认为,被告建行朝阳支行、被告易票联公司未能举证证明与原告李双成签订了借记卡快捷支付服务协议,未能证明取得了原告李双成在没有输入密码的情况下仅通过手机验证码就可以放款的授权,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被告建行朝阳支行与被告易票联公司签订有合作协议,两被告没有尽到审查转款系本人授权或本人操作和保障储户卡内资金安全的法定义务,应承担赔偿责任。虽然两被告之间没有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但其分别实施行为之间的结合发生了本案的损害后果,难以确定两被告责任大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二条规定,两被告应就原告李双成的损失平均承担赔偿责任。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第二十九条、第三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安阳朝阳支行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李双成存款损失80915元及该存款的利息损失(该利息损失按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同期活期存款利率从2016年5月26日起计算至判决实际履行完毕之日止);二、被告易票联支付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李双成存款损失80915元及该存款的利息损失(该利息损失按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同期活期存款利率从2016年5月26日起计算至判决实际履行完毕之日止);三、驳回原告李双成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3537元,由被告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安阳朝阳支行负担1768.5元,被告易票联支付有限公司负担1768.5元。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没有提供新证据。经审理查明事实与原审查明事实相同。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规定,商业银行对储户具有安全保障义务,其中包括对储户信息的安全保障义务,保证其系统设备的安全适用、保障储户信息、密码等信息数据的安全性。针对第三方支付平台等新型金融服务,银监会及人民银行联合下发的银监发(2014)10号《关于加强商业银行与第三方支付机构合作业务管理的通知》规定,客户银行帐户与第三方支付机构首次建立业务关联时应经双重认证,即客户在通过第三方支付机构认证同时,还需通过商业银行的客户身份鉴别,账户所在银行应通过物理网点、电子渠道或其他有效方式直接验证客户身份;商业银行通过电子渠道验证和辨别客户身份,应采用双(多)因素验证方式对客户身份进行鉴别,对不具备双(多)因素认证条件的客户,其任何账户不得与第三方支付机构建立业务关联。本案中上诉人建行安阳朝阳支行未尽到必要的审查核实义务和保障储户卡内资金安全的义务,对李双成的损失应承担相应的责任,原审法院确定建行安阳朝阳支行赔偿李双成存款损失80915元及该存款的利息损失并无不当。上诉人建行安阳朝阳支行诉称本案遗漏必须参加诉讼的当事人程序违法问题,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上诉人不承担赔偿责任,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823元,由上诉人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安阳朝阳支行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宁小昆
审判员  武丽霞
审判员  苗 飞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三日
书记员  殷双利
Measure
Measure
Summary | 2 Annotations
平均承担赔偿责任
2021/01/19 05:00
虽然两被告之间没有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但其分别实施行为之间的结合发生了本案的损害后果,难以确定两被告责任大小
2021/01/19 0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