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ebsite uses cookies. By using this site, you agree to our use of cookies as described in the Privacy Policy.
I Agree

文书全文

目录
杭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浦东支行诉鲍士奎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沪01民终870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杭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浦东支行,住所地上海市浦东新区向城路**第****商铺。
负责人:沈旭初,行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许建添,上海申骏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赖林辉,上海申骏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市奉贤区房地产交易中心,住所地上海市,住所地上海市奉贤区南桥镇望园南路******
法定代表人:陆志刚,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凌,男,该中心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唐桂华,上海市九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鲍士奎,男,1978年3月5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寿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贾丙海,上海融力天闻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张万维,男,1988年1月10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寿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方英,上海方英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杭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浦东支行(以下简称杭州银行浦东支行)、上海市奉贤区房地产交易中心(以下简称奉贤房产交易中心)因与被上诉人鲍士奎、原审被告张万维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2017)沪0120民初1436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7月1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同年9月1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杭州银行浦东支行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赖林辉、许建添,上诉人奉贤房产交易中心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唐桂华、杨凌,被上诉人鲍士奎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贾丙海,原审被告张万维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方英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杭州银行浦东支行上诉请求:请求本院撤销一审判决第一项,改判驳回鲍士奎对其的全部诉讼请求或将本案发回重审。事实和理由:一、一审法院对鲍士奎是否明知贷款将划给徐某查明不清,徐某笔录、《杭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个人贷款借款合同》(以下简称《借款合同》)等证据证明鲍士奎是明知贷款将划付给徐某的。1、徐某笔录多次供述徐某本人或银行曾告知鲍士奎,贷款将会划入徐某的账户。2、鲍士奎签署的《借款合同》、《个人贷款受托支付提款申请书(暨支付委托)》(以下简称《提款申请书》)和《业务委托书》等贷款文件均明确贷款汇入第三方账户。3、已公开的裁判文书表明,鲍士奎具有很丰富的借贷经验,其不可能不看文件即签字。退一万步讲,即使如鲍士奎所述,其当时不知道贷款要汇入第三方账户,因杭州银行浦东支行已充分履行释明及告知义务,贷款被徐某侵吞是因鲍士奎未仔细阅读贷款文件内容、忽视交易风险,对自身权利作出不当处分所致,过错全在于鲍士奎本身。二、一审法院认为杭州银行浦东支行操作不规范缺乏事实依据,无证据证明杭州银行浦东支行存在过错。1、一审法院认为张某1要求鲍士奎快速签署贷款文件,缺乏事实依据。2、杭州银行浦东支行给鲍士奎的贷款文件,在签字时均是填写完整的。3、杭州银行浦东支行已以书面形式明确告知贷款汇入第三方账户。4、贷款受托支付符合监管要求。5、无证据证明杭州银行浦东支行误导鲍士奎贷款直接发放给鲍士奎取用。6、张某1根据鲍士奎授权填写贷款材料,并未超出鲍士奎的授权范围,鲍士奎也签字确认待填写内容的效力。7、《苗木购销合同》上“鲍士奎”签字是否为鲍士奎本人签署不影响鲍士奎借款用于向徐某购买苗木的意思表示。8、鲍士奎应为其签字行为负责。鲍士奎在《借款合同》上签字是经过公证的,其更应仔细审阅并理解全部文件内容后再签字确认。三、一审法院对赔偿损失范围认定错误。1、借款利息不属于本案的赔偿损失范围,补充赔偿责任应以实际侵权人应承担责任范围为限。2、一审法院对鲍士奎要求赔偿已支付借款利息的请求内容认定错误。退一万步讲,即便法院认定需要赔偿利息损失,因鲍士奎已经收到退赔款150,000元,故不存在退赔款部分对应的利息,鲍士奎利息损失只能是以1,750,000元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存款利率计算。四、一审法院审理程序不当。1、一审多支持3天的利息,超过鲍士奎诉讼请求。2、一审法院同意鲍士奎增加诉讼请求,但未给予杭州银行浦东支行答辩期,违反法定程序。五、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1、杭州银行浦东支行已发放贷款,一审法院认为鲍士奎受到侵害的是《借款合同》项下的付款请求权,系适用法律错误。2、一审法院认为杭州银行浦东支行操作不规范系适用法律错误。
奉贤房产交易中心同意杭州银行浦东支行的上诉请求。
鲍士奎辩称,一、鲍士奎不知晓贷款是划给徐某的,杭州银行浦东支行工作人员邢某的询问笔录明确,邢某在帮助贷款时明确表明徐某是房产中介,也是该笔贷款的介绍人,徐某并没有苗木出卖给鲍士奎。鲍士奎对贷款汇入徐某账户并不知情,邢某也认为贷款是给鲍士奎的。杭州银行浦东支行并未告知鲍士奎贷款要划给徐某,鲍士奎认为贷款是要打给自己的。二、杭州银行浦东支行工作人员张某1笔录第二页明确,徐某只是介绍人,张某1给鲍士奎签字的表格很多,鲍士奎确实没有仔细看就签字了,其并不知悉贷款合同和文件中的内容,张某1让鲍士奎签字时候并没有告知贷款是要打给徐某,鲍士奎认为贷款下来是要打到自己账户的,故鲍士奎第一时间报案。三、除了在签字处是鲍士奎本人签字,其他手写部分均不是其所书写,鲍士奎是出于对于杭州银行浦东支行的信任而签字。四、杭州银行浦东支行存在操作不规范,违规发放贷款。1、杭州银行浦东支行未提示鲍士奎阅看文件内容也没有给鲍士奎时间看。2、文件上书写的内容是杭州银行浦东支行工作人员事后填写的,鲍士奎签署文件之时手写部分是空白的,杭州银行浦东支行也未告知贷款是汇入第三方账户。五、一审法院关于利息的计算符合法律规定。
张万维不同意杭州银行浦东支行的上诉请求,其认为一审判决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奉贤房产交易中心上诉请求:请求本院撤销一审判决第二项,改判驳回鲍士奎对奉贤房产交易中心的全部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奉贤房产交易中心不具备一般侵权责任的构成要件。本案抵押权证的领取人应为杭州银行浦东支行的工作人员,但该行的工作人员又委托本单位以外的工作人员前来领取抵押权证。虽然期间又出现转委托领证等情形,但最终受托人确实将抵押权证交付了杭州银行浦东支行,该行对其收到抵押权证的事实也予以确认。奉贤房产交易中心认为其核发抵押权证,抵押权证也已归抵押权人所有,其发证行为即已完成。至于抵押权人收到抵押权证后如何处置与抵押相关的事项,依法不属于发证人合理注意义务的范围。故,抵押登记后造成的法律后果,也与发证人无关。一审法院将涉案1,900,000元贷款被人挥霍归责于奉贤房产交易中心的发证行为缺乏事实依据,亦不符合侵权赔偿的要件规定。
杭州银行浦东支行同意奉贤房产交易中心的上诉请求。办理抵押登记是行政行为,奉贤房产交易中心和鲍士奎是不平等的法律关系,若鲍士奎要求奉贤房产交易中心承担责任应当是行政诉讼,适格主体应当是上海市XX局。
鲍士奎辩称,其不同意奉贤房产交易中心的上诉请求。奉贤房产交易中心违规将房产抵押权证交付了唐某等,其应当承担责任。
张万维认为一审判决正确,请求驳回奉贤房产交易中心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鲍士奎一审诉讼请求:1、判令杭州银行浦东支行、奉贤房产交易中心、张万维按责赔偿鲍士奎贷款损失1,750,000元;2、判令杭州银行浦东支行、奉贤房产交易中心、张万维按责赔偿鲍士奎以1,750,000元为本金,自2015年9月22日起至判决生效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3、本案诉讼费由杭州银行浦东支行、奉贤房产交易中心、张万维承担。鲍士奎在一审第二次庭审中,将第2项诉讼请求变更为:判令杭州银行浦东支行、奉贤房产交易中心、张万维按责赔偿鲍士奎已经支付的自2015年9月22日起至2018年2月21日止的利息损失303,363.06元并支付鲍士奎以1,9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2月22日起至实际清偿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鲍士奎与案外人徐某自行相识。2015年7月,鲍士奎因资金周转需要经案外人徐某介绍向杭州银行浦东支行申请商业贷款1,900,000元,该行经理邢某经审核同意鲍士奎的贷款申请,经邢某的指示该笔贷款业务由该行的工作人员张某1办理。2015年7至9月,案外人徐某在为鲍士奎办理贷款期间,为偿还个人借款,遂起意利用抵押贷款必须汇入第三方账户和拥有办理贷款所需证明材料之机,骗取鲍士奎的贷款。2015年9月17日,案外人徐某及唐某经事先商量后,由唐某通过张万维、再由张万维通过奉贤房产交易中心的工作人员张某2、王某1将鲍士奎位于奉贤区XX环城XX路XX弄XX号XX室的抵押登记证领出。2015年9月18日,案外人徐某及唐某将上述材料交给杭州银行浦东支行进行贷款并办理了前往澳门的签证。2015年9月21日13时38分许,当杭州银行浦东支行将贷款1,900,000元汇入案外人徐某的账户后,徐某即将其中的640,000元转入他人账户(其中,100,000元转入户名为王某2的账户,40,000元转入户名为马某的账户,500,000元转入案外人唐某账户)。嗣后徐某、唐某等人于同日16时44分许至澳门XX酒店进行赌博等,将上述钱款挥霍殆尽。2015年9月22日,当鲍士奎电话询问杭州银行浦东支行何时将贷款放入鲍士奎账户时,才得知该笔贷款已被徐某领取挥霍。后经报案,案外人徐某、唐某因涉嫌诈骗罪先后于2015年10月10日、11月16日被刑事拘留。2016年3月31日,一审法院经审理后作出(2016)沪0120刑初字第310号刑事判决书(以下简称310号刑事判决书):一、徐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四十万元。二、唐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三十万元。三、退赔款十五万元发还被害人鲍士奎;其余经济损失继续予以追缴并退赔鲍士奎(被害人)。2016年7月1日,鲍士奎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杭州银行浦东支行、奉贤房产交易中心、张万维共同赔偿鲍士奎贷款损失1,750,000元以及以此为本金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自2015年9月22日起至判决生效日止的利息;判令杭州银行浦东支行、奉贤房产交易中心、张万维共同赔偿鲍士奎截止到2016年5月19日,鲍士奎支付的每个月贷款利息共计86,723.40元,后因故撤诉。上述310号刑事判决书生效后于2017年1月3日被移送执行,2017年4月27日,一审法院作出(2017)沪0120执12号执行裁定书:终结310号刑事判决书判决主文中第三条内容的本次执行程序。2017年7月4日,鲍士奎再次提起本案诉讼。
另查明,1、2015年9月,案外人王某1在担任奉贤房产交易中心发证窗口工作人员期间,利用其发放相关证件的职务便利,受同事请托,明知张万维不符合领证条件,仍违反工作规定,不履行核实身份、材料等职责,将鲍士奎的抵押权登记证违规发放给张万维,致使鲍士奎的银行贷款被徐某、唐某等人骗取,最终造成鲍士奎个人经济损失1,900,000元。2016年8月1日,被告人王某1主动至办案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2017年12月21日,一审法院作出(2017)沪0120刑初885号刑事判决书:王某1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三个月,宣告缓刑二年三个月。判决后,王某1未上诉。2、2015年9月22日起至2018年2月21日止,鲍士奎已向被杭州银行浦东支行支付借款利息共计303,363.06元。
一审法院认为,公民、法人的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犯。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是杭州银行浦东支行、奉贤房产交易中心、张万维对鲍士奎贷取的资金减损是否具有过错,是否需要承担责任及具体责任方式,以及鲍士奎的损失范围如何确定?
首先,根据我国侵权法的相关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补充侵权责任是多个责任主体对同一损害后果承担共同责任时的一种侵权赔偿责任,主要发生在一个侵权行为造成的损害事实产生了两个相重合的赔偿请求权的情况下,权利人必须按照先后顺序行使赔偿请求权。只有排在前位的赔偿义务人的赔偿不足以弥补损害时,才能请求排在后位的赔偿义务人赔偿。本案中,鲍士奎认为由于杭州银行浦东支行、奉贤房产交易中心、张万维的共同侵权造成其贷取的款项受损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杭州银行浦东支行、奉贤房产交易中心、张万维共同认为鲍士奎明知徐某有赌博恶习的情况下将贷款事宜交付给徐某办理并将第三方指定为徐某,导致涉案贷款受损是因徐某、唐某的诈骗犯罪行为所致,对此鲍士奎自己也存在过错。一审法院认为,鲍士奎在杭州银行浦东支行工作人员张某1的要求下,快速在相应《借款申请书》、《借款合同》、《提款申请书》、《贷款用途承诺书》等一系列格式化空白文件上签字,也是因为其相信银行工作人员的身份,是出于对银行的信任,然银行工作人员在办理贷款业务过程中,尤其是客户签署《苗木购销合同》、《提款申请书》等可能导致客户资金流动等重要业务文件时没有向鲍士奎作重要释明、告知,仍由他人代为填写或自行填写客户信息、勾划业务内容,且最后将贷款划入徐某账户前也未向鲍士奎特别告知或提示。综上,虽然鲍士奎贷款受损系因徐某、唐某的犯罪行为直接导致,但在促就徐某、唐某骗取贷款的过程中,系因杭州银行浦东支行的操作不规范及奉贤房产交易中心领证窗口工作人员滥用职权的犯罪行为所致,杭州银行浦东支行、奉贤房产交易中心也具有一定的过错。至于张万维,仅仅是受同事请托帮忙领证,与徐某、唐某、王某1等并不具有犯罪合意,在本案中不具有过错。现鲍士奎作为刑事案件的受害人,已按310号刑事判决书第三条主文向徐某、唐某追赃,但因徐某、唐某在服刑期间且无可供执行的财产,导致鲍士奎的损失目前无法以追赃的方式填平、弥补,即杭州银行浦东支行、奉贤房产交易中心应对鲍士奎的损失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一审法院根据各自的过错,确定由杭州银行浦东支行承担30%的责任,奉贤房产交易中心承担5%的责任。杭州银行浦东支行、奉贤房产交易中心在承担责任后,可依法行使追偿的权利。
其次,对于鲍士奎的具体损失范围。一审法院认为,刑事案件受害人的认定并不影响民事案件中权利人的认定。鲍士奎与杭州银行浦东支行签订《借款合同》后,银行应按合同约定支付贷款,现鲍士奎受到侵害的是付款请求权,故杭州银行浦东支行及奉贤房产交易中心应先行向鲍士奎支付尚欠的贷款1,750,000元及鲍士奎已经支付的自借款之日起至2018年2月21日止的借款利息303,363.06元,共计2,053,363.06元;对于鲍士奎主张的自2018年2月22日起至实际清偿日止的借款1,900,000元的利息损失,因尚未实际发生,鲍士奎可提供证据另行主张。经计算,杭州银行浦东支行应向鲍士奎赔偿616,008.92元,奉贤房产交易中心应向鲍士奎赔偿102,668.15元。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条、第六条第一款、第十二条、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六项、第十九条、第二十六条、第三十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杭州银行浦东支行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鲍士奎616,008.92元;二、奉贤房产交易中心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鲍士奎102,668.15元;三、驳回鲍士奎的其余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20,500元,由鲍士奎负担13,325元,由杭州银行浦东支行负担6,150元,由奉贤房产交易中心负担1,025元。
杭州银行浦东支行于二审期间提供如下证据材料:1、民事判决书8份,证明鲍士奎在2015年7月之前已经具有借贷经验和借款常识。2、照片1张,证明借款合同签订是经过公证的,且是面签的,公证已经查明双方就借款合同的格式条款和填写及内容是理解一致的,并经过重复确认。
其他各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
经质证,奉贤房产交易中心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予以认可,并认为公证时借款合同内容均已经填写好,鲍士奎称签字时内容空白不符合事实。鲍士奎对证据1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确认,但认为与本案无关;证据2照片中仅有杭州银行浦东支行的工作人员张某1及一名公证员,不符合公证的要求,公证应当有两名公证员在场,故鲍士奎对杭州银行浦东支行的证据2的证据内容不予认可。张万维同意鲍士奎的质证意见。本院认证认为,杭州银行浦东支行提交的证据超过举证责任期限,且无法证明其欲证明的目的,故本院不予认定为二审新证据。
对各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事实,本院认定如下:一审查明事实属实,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一、关于杭州银行浦东支行及奉贤房产交易中心对于鲍士奎贷款资金的减损是否应当承担责任的问题,首先,从对杭州银行浦东支行工作人员邢某的询问笔录可以看出邢某对徐某的身份是明知的,银行存在贷款审核方面存在不规范的情形。其次,杭州银行浦东支行要求鲍士奎签署《借款申请书》、《借款合同》、《提款申请书》、《贷款用途承诺书》等一系列格式化的文件,从杭州银行浦东支行工作人员的询问笔录可知,当时签字的表格较多,其并未要求鲍士奎仔细审阅上述文件,尤其对于贷款发放将划入第三方账户的情况亦未进行明确的释明及告知。最后,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本案中,杭州银行浦东支行未能举证证明其在贷款发放时曾向鲍士奎进行告知贷款发放至第三方账户。因此,杭州银行浦东支行在本案系争贷款的操作过程中存在一定的过错。至于奉贤房产交易中心,其原工作人员王某1在该中心发证窗口担任工作人员期间,利用其发放相关证件的职务便利,违反工作规定,未履行核实身份、材料等职责,违规发放抵押权登记证,且其该行为已被刑事判决认定为滥用职权罪,故奉贤房产交易中心亦存在一定的过错。二、关于杭州银行浦东支行及奉贤房产交易中心应当承担过错责任的比例问题,本院认为,鲍士奎于本案中发生的损失的直接原因在于徐某、唐某骗取贷款的犯罪行为,鲍士奎对于其自身的损失亦存在较大程度的过错,一审法院已经综合考量本案存在犯罪情况以及鲍士奎自身过错及杭州银行浦东支行及奉贤房产交易中心的过错大小,确认由杭州银行浦东支行承担30%的责任,由奉贤房产交易中心承担5%的责任,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三、关于损失范围确定的问题,一审法院已经进行详细阐述,本院赞同,在此不予赘述。四、关于杭州银行浦东支行主张的一审程序问题,一审法院已经于当庭进行释明,鲍士奎仅是对利息计算方式的明确,不属于变更诉请或增加诉讼,故未给予杭州银行浦东支行新的答辩期,一审程序并无不当。
综上,杭州银行浦东支行及奉贤房产交易中心的上诉请求均不能成立,均应予驳回;一审所作判决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2,313元,由上诉人杭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浦东支行负担9,960元,由上诉人上海市奉贤区房地产交易中心负担2,353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韩朝炜
审判员  胡 瑜
审判员  庞建新
二〇一八年十月十五日
书记员  吴娟娟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
Measure
Measure
Summary | 1 Annotation
补充责任
2021/01/20 0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