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ebsite uses cookies. By using this site, you agree to our use of cookies as described in the Privacy Policy.
I Agree

iChina

童末 2011-12-02 16:08:20
因为论文要讲individualization,看了这个书:
链接:http://book.douban.com/subject/4745583/

其实只看了Elisabeth Beck-Gernsheim和Ulrich Beck写的Forward,以及阎云翔写的Introduction。

Elisabeth Beck-Gernsheim和Ulrich Beck在2003年就提出过个体化的概念框架,来理解现代性。此书序言重要的是标示出欧洲-美国-伊斯兰-中国的现代性的不同模式,将个体化过程(individualization)放在不同政治经济体系内归纳其特征,比较异同:

欧洲的现代性:受管控的资本主义(大概类似于David Harvey说的embedded neo-liberalism)、成熟的民主制、福利国家、世俗化社会、体制性的个体化进程(拗口,即institutionalized individualization)
  美国的现代性:自由主义式资本主义、成熟的民主制、世俗化之后的宗教体系、以及体制性的个体化进程
  中国的现代性:国家管控的资本主义、后-传统集权政府、宗教多元社会、夭折了的体制性的个体化进程
  而在传统集权政府、单一宗教、受管控的资本主义之下的伊斯兰,个体化进程基本是被禁止的。


  Beck提出:
1)欧美社会和中国的个体化的主要差异在于有没有文化民主性。
欧美政治经济结构产生的个体化是包含了cultural democracy(文化上的民主)的,比如多元的文化价值观、尊重个体差异、个体作为价值观上的终极目的。但中国近年逐渐浮现的个体化进程就没有这个cultural democracy。
2)这是因为,中国的个体化跟西方的是一个逆反过程:在欧美,制度先确立、保障个体权利为人生来就有的基本权利,其对立于国家公权力的地位有保障。这一制度保障随后促进了资本主义经济发展,催生个体化过程。在中国,经济先放开,催生了个体化过程,然而个体-国家关系上来讲,现在中国的个体化没有任何制度保障(尤其重要的是福利制度),个体基本权利在个体化过程当中不是先设条件,而反而是其追求的目标(并常常被国家遏制),西方的个体基本权利因此被中国人看成是需要去挣得的特权(earned privilege),比如一个人可以/必须通过获得社会地位,才能拥有比别人更多的自由或权利。这基本是国内的常识。

阎云翔基本接下了这个框架,更详尽地补充中国的情况。他梳理了五四以来中国的个体化进程,提及康有为、梁启超等人的对“个人性”的理解,强调由于当时特殊国情,个体主义更多是功能性的,比如往往被纳入国族主义框架,服务于更大的那个目的。个体从来不是目的。

(其实“民族”的概念在中国也不自洽,一直处在国家的阴影下,对外展现“中华民族”作为单一主体的文化内涵,对内实现Louisa Schein挪用Said东方学来阐述的“internal Orientalism”。)

实际上阎在2003年的人类学作品Private Life under Socialism里就有结论说,由于传统价值体系和公德的丧失,中国的个体化进程产生的个人是uncivil individual,个体在市场内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不顾及公共利益,也无法视他人为同样完整的个体。这是因为中国没有民主制,也没有福利制度,更没有文化上的民主,个体化在文化上的来源仍然是传统中国价值观、道德观——将“个体”视作实现某个目的的功利性手段而非最终目的。中国的个体化进程所以是“不完整的”。

书中有很多具体个案支持这个论点。但这个结论的整体阐述能力其实大大值得商榷。中国的case太多样了,除了这本书收进去的之外,我想有很多反例来驳倒、至少充实这个Chinese individual的理论论述。

我做的80后女同性恋群体的研究,结论里就有一个跟Beck、阎的对话。我的个案里的女同志(拉拉)们做的事、理念,就推翻了中国个体化没有文化上的民主、个体是手段而非目的的论点。在我的case中,年轻一代个体建构的文化来源其实更多来自非传统的资源,这解释了为什么女同志几乎没办法跟父母家庭沟通同性恋身份,因为两边的文化资源有断裂。他们的人生历程中的各种纠结,其实一直在试图回答这个问题:个体是否必须通过中国传统的婚姻、家庭、生育文化和实践才能称得上一个“人”?实际上很多女同性恋的人生选择已经偏离这条路了。即使中国缺少political movement空间,同性恋身份自身就无法抹去其政治性,这一群体在性、身体上的诸多偏离、“不正常”,不从basic human rights来讲,这个身份基本“立”不起来。因此当代中国的女同性恋身份表述的文化资源也更多来自西方/港台过来的一套话语,强调basic rights,human rights,她们所定义“人”也因此跟以前的那套系统有着显见的断裂。
Measure
Measure
Summary | 14 Annotations
写的Forward,以及阎云翔写的Introduction。
2021/01/25 08:10
标示出欧洲-美国-伊斯兰-中国的现代性的不同模式,将个体化过程(individualization)放在不同政治经济体系内归纳其特征,比较异同:
2021/01/25 08:10
受管控的资本主义(
2021/01/25 08:11
福利国家、
2021/01/25 08:11
欧美政治经济结构产生的个体化是包含了cultural democracy(文化上的民主)的,比如多元的文化价值观、尊重个体差异、个体作为价值观上的终极目的。但中国近年逐渐浮现的个体化进程就没有这个cultural democracy。
2021/01/25 08:14
在欧美,制度先确立、保障个体权利为人生来就有的基本权利,其对立于国家公权力的地位有保障。这一制度保障随后促进了资本主义经济发展,催生个体化过程
2021/01/25 08:14
经济先放开,催生了个体化过程,然而个体-国家关系上来讲,现在中国的个体化没有任何制度保障(尤其重要的是福利制度),个体基本权利在个体化过程当中不是先设条件,而反而是其追求的目标(并常常被国家遏制),西方的个体基本权利因此被中国人看成是需要去挣得的特权(earned privilege)
2021/01/25 08:14
我做的80后女同性恋群体的研究,
2021/01/25 08:15
就推翻了中国个体化没有文化上的民主、个体是手段而非目的的论点。
2021/01/28 05:45
年轻一代个体建构的文化来源其实更多来自非传统的资源
2021/01/28 05:45
这一群体在性、身体上的诸多偏离、“不正常”,不从basic human rights来讲,这个身份基本“立”不起来。因此当代中国的女同性恋身份表述的文化资源也更多来自西方/港台过来的一套话语,强调basic rights,human rights,她们所定义“人”也因此跟以前的那套系统有着显见的断裂。
2021/01/28 05:46
个体主义更多是功能性的,比如往往被纳入国族主义框架,服务于更大的那个目的。个体从来不是目的。
2021/01/28 05:46
中国的个体化进程产生的个人是uncivil individual,个体在市场内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不顾及公共利益,也无法视他人为同样完整的个体。这是因为中国没有民主制,也没有福利制度,更没有文化上的民主,个体化在文化上的来源仍然是传统中国价值观、道德观——将“个体”视作实现某个目的的功利性手段而非最终目的。中国的个体化进程所以是“不完整的”。
2021/01/28 05:51
我想有很多反例来驳倒、至少充实这个Chinese individual的理论论述。 
2021/01/28 0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