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ebsite uses cookies. By using this site, you agree to our use of cookies as described in the Privacy Policy.
I Agree
Log in to save your highlights
Log In
Measure
Measure
Summary | 31 Annotations
談談那些無形之中影響我們思考,潛移默化中讓我們改變認知的文化現象和作品。
2021/01/21 02:30
警匪片曾經是香港電影中很重要且具有商業力量的一種類型片,創造過許多光輝正義的香港警察形象
2021/01/21 07:22
香港社會經歷數次大型抗爭,警察從初期夾在政府和民眾之間的磨心,到721、831事件後徹底失去民眾信任,
2021/01/21 07:26
我童年看成龍的《警察故事》長大,很正義的,為了追巴士追九十多米、勾著巴士還要捉(壞人),看完後會覺得做警察是很熱血的
2021/01/21 07:32
跟著慢慢開始喜歡林嶺東那類型的警匪片,近期就是杜琪峰的電影。
2021/01/21 07:32
我看李修賢的電影比較親切,因為街坊警察的形象處理得比較日常,(是日常)都會見到的罪案、販毒、黑社會。
2021/01/21 07:34
我特別喜歡留意的是角色的設計。
2021/01/21 07:34
好像八十年代香港警察在電影中的形象是非常非常好的,非常向上,是嗎?
2021/01/21 07:49
八十年代是看成龍的,正邪很分明,警察是很正義的,所以看完後可能會立心長大後要考警察,
2021/01/21 07:49
但如果牽涉到與民生有關,與民生的治安問題有關,我就覺得需要想想警察的定位是甚麼。
2021/01/21 07:49
一直不斷地找新鮮感的時候,會無視政治環境或者能不能說,
2021/01/21 08:05
只有一個警察曾經入獄坐牢,出來後要面對這麼龐大的警察機構
2021/01/21 08:08
現實警察不是這樣⋯⋯修改的程度會再大些。
2021/01/21 08:09
所以我經常建議天樞趁勢快點寫一些警察去搗破港獨分子、危害國家安全的分子、勾結外國勢力那些,看看能不能夠過關。
2021/01/21 08:12
,因為現在純粹本土,不是合拍片、不是中國內地要送審的片,成本有限。開一開槍、做些動作、飛一飛車會令成本以倍數計算,所以很難去做,間接令到有昔日香港電影元素的電影很難出現。
2021/01/21 08:16
,我不知道以後我們就算可能寫抗爭者,還是寫甚麼,假設我用一個很「藍」的角度去寫故事都可能不行,「寫得那麼危險,香港不是這樣的」,一去到這些事件就真是很複雜。
2021/01/21 08:16
但劇本上暫時來講在香港我都沒聽說要審查的
2021/01/21 08:16
而且如果真是純本土電影,不會考慮給別人審查,最多想到國安法會不會危害到呢?
2021/01/21 08:18
我只可以根據以往經驗,我知道警察販毒,不牽涉大陸資金,甚麼都不牽涉,純本土製作,只用一百萬完成,我是做得到的。
2021/01/21 08:19
其實可不可以拍攝一齣真的是探討在這時代裏面,警察是怎樣想的(或有甚麼想法)呢?
2021/01/21 08:25
所有東西都慢慢地,愈來愈荒謬,那現實世界比電影世界更加荒謬的時候,我覺得影評人是做不了的,即是我們都是要玩完了。
2021/01/21 08:27
假如要宣揚殺警是正確的,那我過不了自己的那一關。沒有理由一套電影就是宣揚一個這樣的意識
2021/01/21 08:28
但他在匪那裹,人性化很多,很多複雜點的描寫,即是這個人為甚麼會走上這條路呢?就是說,警匪片裏警的元素低了,他警察只是出來執行正義,但是,他會同情這些,一些故事就會同情這些犯罪者。譬如《心迷宮》、《追凶者也》,即是你看到這個世代的警匪片慢慢變成一種犯罪電影,而警察的角色是比較次要的。
2021/01/21 08:38
而剛才說到的CEPA制度,不但是影響導演和crew(攝影團隊),甚至是明星,國內明星有多少個?而以前,比如合拍片規定要一拖一,要一個男演員拖一個國內的女演員。當你在旁邊做著女主角的時候,那麼那位女生便會紅,然後她可以再拍,再然後帶不同的人出來。
2021/01/21 08:41
端:那假設有本土製作的話,三位會不會再想寫警匪題材、或者想看什麼警匪題材? 歐:看杜Sir (杜琪峰)?
2021/01/21 08:42
另一方面,有沒有題材,我不會很刻意去想很犯禁,一定要說黃藍說政治。但我會想有一些我不需要太考慮審查制度的,比如拍的士司機經過示威現場,我不是要探討示威到底怎麼樣,但一個在香港的人他如何……他實實在在有一些氣氛,可能茶餘飯後也難免會觸碰到這些東西,但我會想有一些實感強一點的。
2021/01/21 08:49
而這種東西(電影)不一定要完全沒有了香港所有的氣氛。你也是可以創作在經歷過佔中、示威環境底下的查案,一個私家偵探是否和以前不一樣了呢?就是想有一個不需要完全有一個框架框死的東西在。但我本身也不想討論很政治題材的東西,但也想有些東西不一定有個框架框著你,什麼都不可以說,(我)不會想這樣。因為始終現實的環境,我們真的生活在時時刻刻都會說這些東西的環境,就算不刻意觸碰也還是會有那種色彩。
2021/01/21 08:49
歐:帶一把黃色的傘啊。 麥:對,這是那個色彩,我們生活氛圍的色彩。那那些方向一定會想得小成本一點,比如的士當然也是一個不錯的舞台,周圍遊走。地盤也好,一個地盤發生的事情也有很多,靜止的,剪鋼筋,丟磚頭,人家拿你的磚頭你又不想被人拿你的磚頭。可能很政治也可以,但不知道會不會向那個方向走還是怎樣。我不會一個出發點一定要很政治,我不會這樣出發,但我也不想完全不觸碰。因為實感來自生活的環境。
2021/01/21 08:50
麥:但我覺得刻意講政治很做作。 歐:我已經沒有講了 麥:所以那個方向一定是撇開先⋯⋯
2021/01/21 08:50
歐:但問題是你這樣就變成了刻意真空了政治元素,香港就變成了佈景板,就是和合拍片沒有分別。就是還是拿回那個氣氛,香港很繁榮,或者香港現在經濟很差,大家住劏房,拿著這些民生問題去說。但觀眾的傷口是什麼?或者大家今天面對的困局是什麼,其實我們就永遠都不去探討和觸碰了。
2021/01/21 08:50
(歐:這個時代的警察未拍過)
2021/01/21 0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