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ebsite uses cookies. By using this site, you agree to our use of cookies as described in the Privacy Policy.
I Agree
Log in to save your highlights
Log In
Go to My Markups
Text Highlighter
Share
Annotations
Measure
Measure
Summary | 7 Annotations
这所有的片断场景,都在发出同一个警告:香港的警民关系正在飞速恶化。这里的“民”,指的不只是公众印象里穿黑衣戴头盔口罩的年轻示威者,更有大批穿著汗衫趿著拖鞋下楼的男女街坊。他们不会积极上街阻路纵火掟(丢)砖,但却会被警察执法时的“大动作”或“小动作”激起素朴的义愤。
2021/01/21 07:11
要知道,“示威者群体”的边界不是固定的,而是一种自我定义的心理状态,任何市民都可能在某一时刻,因为警察的过当行动让自己成为示威者,反之也会退出。
2021/01/21 07:11
如果有一发像1987年7月5日韩国警察打死大学生李韩烈那样打中一位香港年轻人的后脑?
2021/01/21 07:12
后果是至少在那一代台湾人里,有一部分人终其一生敌视国民党政权,
2021/01/21 07:13
他个人和二二八一点关系都没有的马英九,从执政前到卸任后,直到今天还在四处向当年的受害者家属道歉。林
2021/01/21 07:13
精神鉴定,理由就是:如果要防止之后再有这样的人,就应该认真找出他犯罪的原因。
2021/01/21 07:14
“违法达义”的讨论不是在庇护暴力犯罪,而在于提示政府面对问题的根本:这是一场政治事件,但香港政府一再将它降低为治安事件,认为只要责令、支持警察“止暴制乱”就能解决问题。现况是政府高层仍然不愿意面对现实,继续一手汽油一手火把地走著钢索。
2021/01/21 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