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ebsite uses cookies. By using this site, you agree to our use of cookies as described in the Privacy Policy.
I Agree

Schandfleck的广播

不过我发现一个比较病理的现象,是不是搞文学的(搞文淆的也可)很容易因为写东西并不快乐而在亲密关系中吸收快乐的能量和感知生活的方式,那我们应该寻求一种快乐能量能和亲密关系对等的事物,有什么,有什么

Schandfleck  转发
阿枣 转发:
反对“物化”女性是反对将女性视作观赏性物件,和获得家务劳动的应有报酬是两个概念。马克斯女权寻求家务赔偿是因为男方的缺席和女性的牺牲,性生活既然双方都是参与者,何来补偿收费一说?资本在女性同工不同酬的情况下仍选择男性,不是它傻,是家庭比离散个体好管理/维护,成本低。请读完书再批判   更多转发...
昨天 7回应    (20)   转发 (9)
元非 分享网页:

“‘人的生产、养育、照料、陪护等与生命再生产相关的劳动’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看作是私人领域中的‘无形劳动’” “家庭被浪漫化,‘爱’和‘母性’被神圣化” 由此推出,社会需要对生育祛魅,将其还原为与其他职业并无二致的普通劳动,故而代孕也只是打一份工,不该被妖魔化。 “认为只有特定形式的劳动才有经济效益和价值、规避支付生命再生产成本的意识形态,其实是对全社会所有人的伤害” 结论:英国放行的无偿代孕才是对女性的剥削,有偿代孕方为正道。 当然,这只是本文引用的🐎克思主义女权主义理论的自然推论,保守主义者可以继续反对有偿代孕(https://douc.cc/062ZHL)。

认为只有特定形式的劳动才有经济效益和价值、规避支付生命再生产成本的意识形态,其实是对全社会所有人的伤害。

Measure
Measure
Summary | 2 Annotations
很容易因为写东西并不快乐而在亲密关系中吸收快乐的能量和感知生活的方式,那我们应该寻求一种快乐能量能和亲密关系对等的事物,
2021/02/26 01:16
我是很难在人和人交往想到爱这么恶心的概念的,因为爱模糊了关系的平等性,我只能在看花看树过程中想到爱这个概念。因为花花草草跟人的关系始终不对等,人类修剪滥伐植物,植物却没有报复我们,始终愉悦我们,但它们没有取悦我们的欲望,有时我怀疑植物就是神吧
2021/02/26 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