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ebsite uses cookies. By using this site, you agree to our use of cookies as described in the Privacy Policy.
I Agree

赵鼎新:社会稳定需要回归常识

作者: 2011-11-17
芝加哥大学政治社会学教授赵鼎新11月11日在2011财新峰会分论坛稳定需要大智慧中指出:社会稳定并不需要大智慧,社会稳定需要常识。
  赵鼎新认为,中国当前社会矛盾表面上看起来越来越多,并不一定是比过去多了,而是由于新闻媒体报道得多了,人们比过去知道得更多。关键问题在于,中国没有办法把社会矛盾纳入制度化的解决轨道。
  赵鼎新说,二十世纪早期的美国和二战前的欧洲的社会矛盾也很激化。但是欧美国家的社会问题能够在制度范围内得到化解。欧美国家的政府在许多领域都退出了,通过建设公民社会,让老百姓通过和利益集团的博弈来解决各种问题。
  欧美国家还着力加强法治,通过法治来调节社会矛盾。所以政府在欧美国家不会被推到社会矛盾的前台,不会像中国政府一样,对所有的社会矛盾都到第一线去处理。
  赵鼎新举出一些地方的出租车罢工的例子。看起来一次罢工,短短一天时间就解决了,因为政府在罢工发生当天就出面,以后每拉一趟政府就给司机一块钱。像这样的事情,本来都是经济问题,但是政府一出面,就把经济问题政治化了。
  赵鼎新说,中国政府把改善民生当成维护稳定的前提,但是就总体上来说,现在中国的民生状况比过去要好得多,但民生的改善并没有带来真正的稳定。政府单纯通过解决民生问题来维稳,这违背基本常识。因为老百姓的欲望是无限的,你给的东西是有限的,不能把民生问题政治化了。
  赵鼎新认为,中国现在的解决各种社会矛盾的方法太简单化,一上访就给钱,最后会让问题越来越严重。这些年来老百姓对于政府的期待越来越高,有的问题原来可以通过别的渠道来解决的问题,最后都变成了中央大包大揽。这实际上已经变成了一种恶性循环。
  中国的问题在于,政府的合法性建立在绩效上,所以必须通过保持高的执政绩效来保持稳定。这样的体制它太现实,只要你政府没干好,你就不合法。所以最后政府面对各种问题只能用给钱这一种方法,这其实是很愚蠢的。如果一个妈妈带了十个孩子,她能够每个孩子都予取予求吗,显然不行。
  赵鼎新指出,欧美国家就是依靠常识来化解各种社会问题,所以中国要实现社会稳定应该回归常识。如果政府始终把合法性建立在绩效上,很多问题都得不到根本的解决。
Measure
Measure
Summary | 6 Annotations
芝加哥大学政治社会学教授赵鼎新1
2020/12/29 03:01
赵鼎新说,二十世纪早期的美国和二战前的欧洲的社会矛盾也很激化。但是欧美国家的社会问题能够在制度范围内得到化解。欧美国家的政府在许多领域都退出了,通过建设公民社会,让老百姓通过和利益集团的博弈来解决各种问题。
2020/12/29 03:04
像这样的事情,本来都是经济问题,但是政府一出面,就把经济问题政治化了。
2020/12/29 03:05
赵鼎新举出一些地方的出租车罢工的例子。看起来一次罢工,短短一天时间就解决了,因为政府在罢工发生当天就出面,以后每拉一趟政府就给司机一块钱。像这样的事情,本来都是经济问题,但是政府一出面,就把经济问题政治化了。
2020/12/29 03:05
政府的合法性建立在绩效上,所以必须通过保持高的执政绩效来保持稳定。这样的体制它太现实,只要你政府没干好,你就不合法。
2020/12/29 03:07
常识来化解各种社会问题,所
2020/12/29 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