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ebsite uses cookies. By using this site, you agree to our use of cookies as described in the Privacy Policy.
I Agree

柏拉图「洞穴比喻」的具体内涵是什么?

关注者
1,533
被浏览
373,251

61 个回答

最近读到一篇阐释奥德赛的文章Cave of the Nymphs。作者Porphyry本身是新柏拉图主义者,以奥德赛中出现的洞穴意象为出发点,分析了洞穴意象在整个古代神话传统中的意义、及其对柏拉图洞穴隐喻的影响。我认为将Porphyry的观点介绍到这里来是有裨益的。

这个问题下,一位D姓同学在他的回答中指出,柏拉图与恩培多克勒的洞穴意象以及洞穴即世界的观点来自俄耳甫斯主义。然而,根据Porphyry的分析,这一洞穴意象有着比俄耳甫斯主义更为久远的传统。

Porphyry写这篇文章的本意是阐释奥德赛中出现的洞穴意象

And in the cave are long looms of stone, at which the nymphs weave purple webs, a wonder to behold; and in it are also ever-flowing springs. Two doors there are to the cave, one toward the North Wind, by which men go down, but that toward the South Wind is sacred, and men do not enter by it; it is the way of the immortals. (13.102-112)

Porphyry对这一段落提出的疑问是,为什么荷马的洞穴有两个出口,一个供人类下降,另一个供神灵上升?Porphyry对这一疑问提出的解释是,古人把洞穴作为世界(Cosmos)的象征。(古人——这是一个向来很难被界定清楚的词汇。人们常常爱把神话的制造者归结为“古人”,然而所谓的“古人”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群体,人们无法给出确切的解释。Porphyry的文章也存在这一问题。不过一般而言,我们可以简单地把古人一词理解为一个时间、空间上的他者。)Porphyry指出,洞穴和世界是由相同的物质(Earth)组成的,并且都拥有着昏暗、潮湿的特质。不过尽管世界昏暗而潮湿,它的昏暗与潮湿是在秩序的控制之下的(Cosmos本身就是Chaos的反义词),因此世界同时也是因有序而美丽、充满愉悦的。世界这一昏暗-潮湿与美丽-愉悦并存的特性,使得洞穴能够更为贴切地成为它的喻体了:洞穴也拥有着令人愉悦的外表以及一个昏暗而神秘的内部。Porphyry用了一个查拉图斯特拉的例子来佐证他的这一洞穴即世界的理论:查拉图斯特拉在一处布满鲜花与溪水的山间,走进了一个洞穴,在洞穴中看见了世界的异象。在此之后,人们便开始在洞穴中进行宗教仪式,并把洞穴作为世界的象征。

Porphyry接着提出,对于古人来说,洞穴不仅是(我们可感知到的)世界的象征,还是世界的(我们感知不到的)隐形力量的象征,因为洞穴内部的黑暗巧妙地暗示了世界的隐形力量很难被感知到。Porphyry认为,就是在这样的语境下,克洛诺斯才会把他的孩子藏在大海中的一个洞穴里、Demeter才会把玻耳塞福涅养在山间的洞穴里。同样地、Porphyry认为,我们也要在这样的语境下理解在恩培多克勒fragments中的话(Porphyry原文只引用了第120节,我加上了第119节,作为上下文的补充):

From what honour, from what a height of bliss have I fallen to go about among mortals here on earth. We have come under this roofed-in cave. (119-120)

Porphyry指出这段话的主语是引导灵魂的力量(the power that guides soul)。换句话说,这段话是世界的力量在感叹自己是多么荣幸来到这个世界、这一洞穴(洞穴在此处作为世界的隐喻)。 我们不难发现,恩培多克勒里出现的这一洞穴意象,与其像D姓同学所说的那样是“灵魂痛苦的无尽旅途中的一站”,不如说是对“含有神秘力量的世界”的比喻。

接着,Porphyry指出,正是在这样的语境下,柏拉图提出了他的洞穴隐喻。洞穴是对世界、对世界的神秘力量的象征;洞穴这一意向本身就是对世界的比喻。Porphyry对柏拉图的阐释就在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就结束了。如果要顺着他的思路继续说下去,那就是我们活在一个比喻,一个意象之中:我们身处的不是真正的世界,而是世界的意象(a.k.a. 洞穴)。爬出这个洞穴,就意味着爬出世界的喻体,进入的本体。

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看Porphyry的The Cave of the Nymphs in the Odyssey的原文(Loeb上没有,我找过了)。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Chrome
继续
柏拉图在《理想国》第七卷开篇所描摹的第一洞穴具有四个大核心内容。第一,洞穴隐喻中蕴含着两大关键性转折:第一大转折是囚徒离开洞穴,即囚徒从洞穴上升到阳光中,因为囚徒启蒙的关键步骤是离开洞穴,直视阳光;第二大转折是囚徒重返洞穴,即囚徒从阳光下降到洞穴中,因为解放的囚徒启蒙被缚的囚徒的直接条件是重返洞穴,带入阳光。第二,洞穴隐喻的顶点是阳光,因为囚徒离开洞穴的根本目标是阳光,而囚徒重返洞穴的最终武器也是阳光。只有直视阳光,囚徒才能实现自我启蒙。而只有带入阳光,囚徒才能启蒙他人。因此,阳光是架通两大转折的桥梁。第三,囚徒在洞穴隐喻中有三种不同的处境,即原始洞穴的囚徒处境、洞穴之外的囚徒处境与重返洞穴的囚徒处境。上升与下降区分了囚徒的三种处境,囚徒的上升使囚徒从洞中前往洞外,而囚徒的下降使囚徒从洞外重返洞中。第四,洞穴隐喻可以分离出六个阶段,即原始洞穴的两个阶段、洞穴之外的两个阶段与重返洞穴的两个阶段。
(一)第一种处境:原始洞穴的囚徒处境
第一阶段:一群囚徒栖居于洞穴之中,头颈与腿脚从小即被镣铐紧锁而无法动弹,既不能转身,也无法回首,只能直视眼前的洞壁。囚徒的后上方燃烧着一堆篝火,篝火和囚徒之间筑有一堵矮墙。矮墙之后铺就一条小路,一群路人高举人像、兽像与器物等沿墙而过。人像、兽像与器物等通过火光投射到洞壁,从而形成虚幻的阴影。囚徒只能眼望阴影,而无法瞧见实物,所以误以为阴影就是实物。(514a—515c)

第二阶段:此时,其中一位囚徒被解放,被迫起身回头直视火光。顿时,他眼花缭乱,痛苦不堪,根本无法分辨实物。而若他转身回视阴影,阴影却历历在目。因此,他依旧误以为阴影是实物,而实物反而是阴影。假如有人告诉他,阴影是虚幻的,而实物才是真实的,且把实物指给他看,迫使他回答所见为何物,他一定嗤之以鼻,不以为然。如果此人迫使他直视火光,他定然转身逃离,依然故我地重申阴影才是真切的,实物反是虚假的。(515c—e)

(二)第二种处境:洞穴之外的囚徒处境
第三阶段:有人以武力拖曳着解放的囚徒从洞穴上升到阳光中。对此,他非但不喜出望外,感激涕零,反而痛苦万分,火冒三丈。尔后,解放的囚徒站在太阳底下,由于阳光强烈,猛刺双目,他瞬时眼冒金星,头晕目眩,以致眼不能睁,目不能视,分不清南北,辨不明真物(truethings)。(515e—516a)

第四阶段:解放的囚徒在阳光下需要一个慢慢适应的过程。起初,他只能分辨实物的阴影。接着,他能够辨别真物在水中的倒影。后来,他能够看清真物本身。然后,他抬头望向天体与天空。再后来,他能够在夜晚观看星光与月光。最后,他能够在白天直视太阳本身,而不是太阳在水中的倒影。于是,他意识到,太阳是四季更替与岁月流逝的根源,是一切事物的渊源。至此,解放的囚徒觉得自己无比幸福,而被缚的囚徒非常可怜。从此,他再也不愿去过洞穴的生活了。(516a—e)

(三)第三种处境:重返洞穴的囚徒处境
第五阶段:解放的囚徒重返洞穴。由于突然间从明亮的阳光进入黑暗的洞穴中,他的肉眼一阵难受,视线一片模糊。此时,被缚的囚徒要跟解放的囚徒较量,谁能够更清楚地分辨实物的阴影。由于解放的囚徒的视力尚未恢复,他在这场较量中一败涂地。于是,被缚的囚徒纷纷嘲笑解放的囚徒,直言他离开洞穴一趟再回来后,他的视力反而损坏了。因此,被缚的囚徒认为,离开洞穴,拥抱阳光,纯属多此一举。(516e—517a)
在哲学家的视域中,哲学生活高于政治生活。哲学家不愿再过低级的政治生活,而是醉心于高级的哲学生活。因此,下降到洞穴,不是哲学家的主动选择,而是被逼无奈。(519c—521b)而哲学家被迫下降到洞穴之所以是合情合理的,是因为哲学家要成为统治者,必须积累政治经验,而哲学家要积累政治经验,必须过政治生活。如果哲学家不愿过政治生活,哲学家就不可能获得政治经验,从而也无法成为统治者。
哲学家从哲学世界下降到政治世界的最初结果是,分辨不清实物的阴影。哲学家分辨不清实物的阴影,并不意味着他无法区分错误的意见(阴影)与正确的意见(实物),也不意味着他无法区分意见与知识,而是意味着他不再习惯于面对错误的意见。在洞穴之外,哲学家已经习惯于哲学生活,不愿再过政治生活。当他突然被迫重返洞穴,他也不再习惯于面对错误的意见,而是渴望直接面对知识本身。因此,哲学家在关于错误意见的较量中铩羽而归。
在哲学家的世界中,知识高于意见,而在公民的世界中,意见高于知识。这是因为解放的囚徒意识到知识与意见的区分,而被缚的囚徒却对此一无所知。在这种情境下,如果解放的囚徒纠正被缚的囚徒而言道:阴影不是实物,而是实物的模仿。被缚的囚徒定然嗤之以鼻,并且反过来纠正解放的囚徒:阴影就是实物。甚至,双方互相嘲弄。解放的囚徒认为被缚的囚徒被洞穴生活洗脑了,而被缚的囚徒认为解放的囚徒被洞外生活洗脑了。从此,被缚的囚徒再也不愿离开洞穴了,正如解放的囚徒当初不愿重返洞穴一样。
第六阶段:这个时候,解放的囚徒试图砸烂被缚的囚徒身上的枷锁,并试图引导他们离开洞穴,前往洞外,直视太阳。被缚的囚徒非但不心存感激,反而心生怨恨。最终,被缚的囚徒联手杀死了解放的囚徒。(517a)
解放的囚徒曾经是潜在的哲学家,所以天生的哲学家最终引导他从意见上升到知识。而被缚的囚徒不是潜在的哲学家,所以他们最终选择杀死曾经的潜在哲学家。因此,哲学启蒙面临着两种截然不同的结局:启蒙潜在哲学家的结果是启蒙成功,而启蒙庸俗大众的命运是启蒙失败。启蒙成败的关键在于启蒙对象的差异,据此,两种启蒙的区别实质上是精英启蒙与大众启蒙的区别。
两种启蒙的两种结局根源于哲学与政治的冲突。政治的本质是意见,而哲学的本质是以知识取代意见。所以,哲学必定危及政治,反过来,政治也必定威胁哲学。只要政治与哲学的本质不变,政治与哲学的冲突就将一直存在下去。因此,真正有效的启蒙是精英启蒙,而不是大众启蒙。精英启蒙既捍卫了哲学,也保存了政治,而大众启蒙既危及哲学,也伤害政治。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Chrome
继续
Measure
Measure
Summary | 11 Annotations
古人把洞穴作为世界(Cosmos)的象征。
2021/02/23 06:30
洞穴和世界是由相同的物质(Earth)组成的,并且都拥有着昏暗、潮湿的特质。不过尽管世界昏暗而潮湿,它的昏暗与潮湿是在秩序的控制之下的(Cosmos本身就是Chaos的反义词),因此世界同时也是因有序而美丽、充满愉悦的。世界这一昏暗-潮湿与美丽-愉悦并存的特性,使得洞穴能够更为贴切地成为它的喻体了:洞穴也拥有着令人愉悦的外表以及一个昏暗而神秘的内部。
2021/02/23 06:30
走进了一个洞穴,在洞穴中看见了世界的异象。
2021/02/23 06:30
在此之后,人们便开始在洞穴中进行宗教仪式,并把洞穴作为世界的象征。
2021/02/23 06:30
因为洞穴内部的黑暗巧妙地暗示了世界的隐形力量很难被感知到
2021/02/23 06:32
那就是我们活在一个比喻,一个意象之中:我们身处的不是真正的世界,而是世界的意象(a.k.a. 洞穴)。爬出这个洞穴,就意味着爬出世界的喻体,进入的本体。
2021/02/23 06:38
洞穴这一意向本身就是对世界的比喻。
2021/02/23 06:38
是离开洞穴,直视阳光
2021/02/26 01:41
因为解放的囚徒启蒙被缚的囚徒的直接条件是重返洞穴,带入阳光
2021/02/26 01:41
而囚徒重返洞穴的最终武器也是阳光。只有直视阳光,囚徒才能实现自我启蒙。
2021/02/26 01:41
“他们受限于感官等因素而只能看到物品的投影,这种投影或许可以理解为现实世界中存在许多仅仅是对理念的世界进行近似的事物”。
2021/02/26 0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