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ebsite uses cookies. By using this site, you agree to our use of cookies as described in the Privacy Policy.
I Agree
blank_error__heading
blank_error__body
Text direction?

伤一座楼的倒掉

十年砍柴 文史砍柴 Yesterday

3月7日晚,福建泉州的一座楼倒塌了,距离北京2100公里、武汉1200公里。

这是一栋普通的钢结构建筑物,其中几层改建成快捷酒店。作为一家酒店,在新冠疫情期间又不普通,它被当地卫健委挑选为疫情隔离观察点。楼倒塌时,里面有80人,其中58人是被隔离观察人员,大部分是从湖北老家返回泉州的复工人员。

截至目前为止,媒体报道已有11人死亡,另外21人还在搜救中。祈愿那些还困在废墟下的人能有更多的生存机会。随着时间流逝,笔者知道结果不乐观。

这座楼的倒塌是疫情次生灾害吗?说不是或者是都有道理。客观上,一座已有隐患的楼,即使没有作为容留隔离人员的观察点,它也可能突然倒塌,造成人员伤亡。但对住在里面的被隔离人员来说,却是疫情带来的次生灾害。当地相关部门的官员介绍,这些人都已进行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如果没有这场大疫,这些健康人就不会被拉到这个小旅馆里,一呆就是14天,坐等祸从天降。那些来自湖北的伤亡者,躲过了老家新冠病毒的肆虐,却没逃过他乡的大楼呼喇喇倒下。这太令人悲伤了!

楼倒塌的原因,还得由相关部门进一步调查、认定,但媒体的报道多指向事故可能由违法违规装修造成。事发前,原本做超市的一楼正在装修,垮塌前几分钟,有商户接到楼内施工人员的电话,说一层的一根柱子发生变形。据公开信息显示,该酒店曾多次被处罚,责令整改。

悲剧发生后,公众很自然的疑问是:这样一座屡次被罚、内部仍在装修的酒店为什么被选定为疫情隔离观察点?泉州是一座经济很发达的城市,GDP居福建省各市第一,差不多条件和价位的酒店应该很多,为什么独独选这样一座隐患重重的楼呢?经营的老板和做决策的卫健部门官员之间有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猫腻?希望事故调查将这个疑窦作为重点,认真查下去,一个不放过,才能告慰殒命于塌楼的冤魂。

疫情蔓延后,各地为抗疫处于非常时态,一些部门具有了平时很难显现出来的权力。譬如交管部门对车辆严格管控,基层社区官员对居民行动作出限制,卫健部门和医院对医疗物资分配、医护人员奖惩,也包括对用于隔离观察的酒店选定。这些特殊时期突然加强的权力,本是用来维护公共卫生安全,保障居民利益的,但若掺杂着部门或个人的私利,就很可能变味,造成对居民权益的伤害,成为一种次生灾害。重庆某地基层干部抓获打麻将的人,令几人扛着麻将桌“游街”;陕西安康市中心医院在分配抗疫补助时,院领导远远高于一线医护人员。即属于此类。卫健部门选定作为隔离观察点的酒店,费用不管是由政府全部买单还是政府、个人、企业分摊,它是一个垄断生意。在疫情期间酒店、饭馆门可罗雀时尤其如此。事出仓促,或许不能像平时政府采购那样按照严格的招投标程序,但笔者以为总得有个规矩吧?而在选点酒店的考量中,被隔离观察人员的利益应该放在第一位。如这次遭遇塌楼的被隔离者,他们老老实实地活着,没招谁没惹谁,只是因为从疫情严重的地区来到泉州,为了更多人的安全与健康,他们听从当地政府的安排,让渡了自己14天自由。他们把自己生命健康和自由交给了当地有关部门,当然应该得到善待,可谁曾想被送进一座“死亡之楼”。

笔者在网上看到好些人对此事大为不解,问这些人在疫情严重时为什么还要离开老家去泉州?这种话的论调近乎晋惠帝“何不食肉糜”。从春节到现在,已经一个半月,尽早复工是许多行业生存下来的迫切希望,也决定着中国未来的经济形势。对普通劳动者来说,更是如此,打工者超过一个月颗粒无收,焉能不急?这个酒店中被隔离者,很大一部分来自湖北黄石市的阳新县。阳新县是一个户籍人口超过110万的劳务输出大县,其中许多人长期在“鞋都”泉州务工,“阳新鞋匠”在业界颇有名气。泉州的经济繁荣乃至中国过去四十多年的迅猛发展,千千万万类似“阳新鞋匠”这样的普通劳动者居功至伟。这些不顾病毒危险也想尽快出去工作的劳动者,是中国最宝贵的财富,是支撑中国经济的砖石。他们,不应该遭受这样的厄运。

这楼平时看上去体面、结实,经营者递交给卫健部门以供选定的材料,想必也齐全、妥帖。但在这种表面的平静之下,第一层正在进行很可能违规而野蛮的装修;此前的处罚没有当作预警,而是被隐瞒,被掩饰;进来的被隔离人员对所处的险境浑然不觉。直到一个晚上,几分钟内,楼就塌了,无辜者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泉州这座楼的倒掉,真是一个残酷的隐喻。


相关阅读:

【抗疫马上评】她们,当得起真诚的感谢
【抗疫马上评】要做到奖罚分明很不容易
【抗疫马上评】从文化心理上给“野味”祛魅
【抗疫马上评】“硬核”不是形式主义,更不能简单粗暴


Measure
Measure
Related Notes
Get a free MyMarkup account to save this article and view it later on any device.
Create account

End User License Agreement

Summary | 8 Annotations
如果没有这场大疫,这些健康人就不会被拉到这个小旅馆里,一呆就是14天,坐等祸从天降。那些来自湖北的伤亡者,躲过了老家新冠病毒的肆虐,却没逃过他乡的大楼呼喇喇倒下。这太令人悲伤了!
2020/03/10 06:27
悲剧发生后,公众很自然的疑问是:这样一座屡次被罚、内部仍在装修的酒店为什么被选定为疫情隔离观察点?
2020/03/10 06:27
希望事故调查将这个疑窦作为重点,认真查下去,一个不放过,才能告慰殒命于塌楼的冤魂。
2020/03/10 06:27
疫情蔓延后,各地为抗疫处于非常时态,一些部门具有了平时很难显现出来的权力。
2020/03/10 06:28
这些特殊时期突然加强的权力,本是用来维护公共卫生安全,保障居民利益的,但若掺杂着部门或个人的私利,就很可能变味,造成对居民权益的伤害,成为一种次生灾害
2020/03/10 06:28
事出仓促,或许不能像平时政府采购那样按照严格的招投标程序,但笔者以为总得有个规矩吧?而在选点酒店的考量中,被隔离观察人员的利益应该放在第一位。如这次遭遇塌楼的被隔离者,他们老老实实地活着,没招谁没惹谁,只是因为从疫情严重的地区来到泉州,为了更多人的安全与健康,他们听从当地政府的安排,让渡了自己14天自由。他们把自己生命健康和自由交给了当地有关部门,当然应该得到善待,可谁曾想被送进一座“死亡之楼”。
2020/03/10 06:28
泉州的经济繁荣乃至中国过去四十多年的迅猛发展,千千万万类似“阳新鞋匠”这样的普通劳动者居功至伟。这些不顾病毒危险也想尽快出去工作的劳动者,是中国最宝贵的财富,是支撑中国经济的砖石。他们,不应该遭受这样的厄运。
2020/03/10 06:28
这楼平时看上去体面、结实,经营者递交给卫健部门以供选定的材料,想必也齐全、妥帖。但在这种表面的平静之下,第一层正在进行很可能违规而野蛮的装修;此前的处罚没有当作预警,而是被隐瞒,被掩饰;进来的被隔离人员对所处的险境浑然不觉。直到一个晚上,几分钟内,楼就塌了,无辜者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泉州这座楼的倒掉,真是一个残酷的隐喻。
2020/03/10 0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