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ebsite uses cookies. By using this site, you agree to our use of cookies as described in the Privacy Policy.
I Agree

罗贝托·波拉尼奥:如何写短篇小说

童末 2021-01-28 10:46:14

英文版见Electric Cereal

既然我现已四十四岁,我将就短篇写作的艺术给出一些建议。

(1) 别每次只写一个短篇。如果每次只写一篇,很可能一直到死都在写着同一个短篇故事。

(2) 最好一次写三到五个短篇。如果有精力,一次写九个,或十五个。

(3) 要小心:一次写两个短篇的诱惑,和一次只写一个短篇的诱惑同样危险,更何况,两个短篇之间的相互影响就像恋人的镜子,会制造出一种致郁的重影。

(4) 必须读奥拉西奥·基罗加、费利斯贝托·埃尔南德斯和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必须读胡安·鲁尔福、奥古斯托·蒙特罗索。任何一个欣赏以上作者的短篇作家,都不会去读卡米洛·何塞·塞拉和弗朗西斯科·翁布拉尔,不过仍然会读胡利奥·科塔萨尔和阿道夫·比奥伊·卡萨雷斯,但是千万别读塞拉和翁布拉尔。

(5) 我再重复一遍,以防没讲清楚:无论如何都不要考虑读塞拉或翁布拉尔。

(6) 短篇作家要勇敢。接受这一点让人伤感,但事实就是这样。

(7) 短篇作家们会习惯性地吹嘘他们读过佩特鲁斯·博雷尔(约瑟夫·皮埃尔·博雷尔)。事实是,很多短篇作家因为试图模仿博雷尔的写作而臭名昭著。这是个巨大的错误!他们其实应该模仿博雷尔的穿衣风格。但真相是,他们对他几乎一无所知——对泰奥菲尔·戈蒂耶和热拉尔·德·内瓦尔同样一无所知!

(8) 我们来达成共识吧:读佩特鲁斯·博雷尔,穿得像佩特鲁斯·博雷尔,但也要读儒勒·雷纳尔和马塞尔·施沃布。最重要的一点是,读施沃布,然后读阿方索·雷耶斯,再从那儿去读博尔赫斯。

(9) 有了埃德加·爱伦·坡,我们就会有足够多的好东西来读,真真切切。

(10) 关于第九点,再多考虑一会儿。思考,深思。你还有时间。想一下第九点,尽可能地屈膝思考。

(11) 也应该读一读某些被强烈推荐的书和作者——例如,《论崇高(peri Hypsous)》(公元一世纪;On the Sublime(英文版),1554),作者是著名的朗加纳斯(后世拟名);不幸而勇敢的菲利普·锡德尼的十四行诗,他的传记作者是布鲁克勋爵;埃德加·李·马斯特斯的《匙河集》(1916);恩里克·比拉-马塔斯的《消失的艺术》(原名《自杀典范》(Suicidios ejemplares),1991);哈维尔·马里亚斯的《当女人沉睡时》(1990)。

(12) 读这些,也要读安东·契诃夫和雷蒙德·卡佛,二十世纪最好的作家就在这二位之中。

---------------

文中提及且有中译的作者与作品:

朗基努斯《论崇高》中译
Measure
Measure
Summary | 4 Annotations
必须读奥拉西奥·基罗加、费利斯贝托·埃尔南德斯和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必须读胡安·鲁尔福、奥古斯托·蒙特罗索。
2021/02/01 01:43
(11) 也应该读一读某些被强烈推荐的书和作者——例如,《论崇高(peri Hypsous)》(公元一世纪;On the Sublime(英文版),1554),作者是著名的朗加纳斯(后世拟名);不幸而勇敢的菲利普·锡德尼的十四行诗,他的传记作者是布鲁克勋爵;埃德加·李·马斯特斯的《匙河集》(1916);恩里克·比拉-马塔斯的《消失的艺术》(原名《自杀典范》(Suicidios ejemplares),1991);哈维尔·马里亚斯的《当女人沉睡时》(1990)。
2021/02/01 01:43
安东·契诃夫
2021/02/01 01:43
(8) 我们来达成共识吧:读佩特鲁斯·博雷尔,穿得像佩特鲁斯·博雷尔,但也要读儒勒·雷纳尔和马塞尔·施沃布。最重要的一点是,读施沃布,然后读阿方索·雷耶斯,再从那儿去读博尔赫斯。
2021/02/01 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