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ebsite uses cookies. By using this site, you agree to our use of cookies as described in the Privacy Policy.
I Agree
blank_error__heading
blank_error__body
Text direction?

秦晖:再论特蕾莎修女兼复网友

秦川雁塔 2017-01-02

“编者按”:

一个多月以来,我们在文章中跟随“天下第一导”——秦晖先生一行徜徉于神秘而陌生的前南地区,探访了一个又一个被深厚文化浸润,又被战争硝烟撕裂的城市,也见证了那些正在逐渐弥合的创伤。很荣幸,知识密集型游记“自驾游前南”系列文章得到了读者们的反馈和共鸣。新年伊始,何不让那行色匆匆的一行人停下奔波在前南的脚步, 歇一会儿, 谈谈大家所关注的那些问题,若能引起大家更多的思考和讨论,则再好不过。感谢大家的支持,祝各位节日快乐。

金雁/绘

泡泡周:特蕾莎修女虽然做了很多了不起的慈善事业,比如给饥民筹集食品等等,不过作为一个天主教修女,她的慈善事业也有鲜明的天主教特色:她开办的仁爱之家不聘请专业的医生和护士,只有修女在里面工作;仁爱之家不提供现代化的医疗护理和系统诊断,特蕾莎修女也禁止在仁慈之家使用止痛药。简言之,仁慈之家只提供床位,食物和水。

有人把这些现象和特蕾莎修女1981年的谈话“我认为穷人接受自己的命运,和受难的基督分享痛苦是美好的”联系在一起。另外,仁爱之家并不像大多数慈善机构那样公布财务账目,有人也把这个现象和天主教教会从不公布财务账目的做法联系到一起。而天主教大概是诸基督宗教里距离世俗民主政治最远,距离政教合一最近的教派。世界上唯一一个政教合一的基督宗教国家就是天主教的梵蒂冈;波兰这个天主教盛行的国家前不久刚刚把耶稣基督加冕成波兰国王。

**************************

欢迎讨论,感谢批评!

您的说法来自我们网上流传很广的两篇抨击特蕾莎的文章,事实上拙文也提到了其中的一些观点,如那个住在英国的“印度爱国者”认为“西方”捧特蕾莎是为了渲染贫民窟以丑化伟大的印度。我并不专门研究特蕾莎,这种游记短文也不是全面评价她的地方,但我相信你提到那些事多数非仅空穴来风。

特蕾莎是天主教徒,她的慈善和她对很多问题的看法带有明显天主教特点,我不信该教派,也不认同这些特点,但这与钦佩她的献身和爱心并不矛盾,关键在于她没有也不可能强迫别人和她一样行事,她按她的方式做慈善,会妨碍你按你的方式做慈善吗?大家比赛哪种方式更有效,不是更好吗?天主教慈善不公布账目令人诟病,那你可以不给他捐嘛。

现代慈善讲究的是公信力竞争,特蕾莎能阻止别人跟她竞争吗?在这个问题上真正糟糕的是某些官办“慈善”机构不仅不公开账目,还动用政治权力垄断公募资格,不准别人与其竞争,甚至靠权力扣工资强收“捐献”,就像中世纪教权下的“什一税”一样,您不会没听说过这种事吧?

至于说到政教合一,您应该知道当年真正违背世俗化潮流的“教皇国”早就不存在了。今天梵蒂冈确切地讲与其说是政教合一,不如说是有教无政。它的“国民”仅有千人,全是神职人员,其他人包括游客经常看到的门卫“瑞士雇佣兵”都只是“外来打工者”。这个“国家”其实就是个天主教总部机构或所谓“教廷”,一般教徒如不是神职您还成不了它的“国民”。如果连教徒都不是,教廷会碍你事吗?

这种所谓政教合一与一个大修道院的内部教规或戒律没什么区别。其他宗教难道没有这种事?希腊东正教的“圣山共和国”听说过吧?美国新教的艾米什教团听说过吧?梵蒂冈的不同无非是因与“教皇国”的历史联系它居然被承认为一个“主权国家”(进希腊的“圣山共和国”也是要办“签证”的,只是国际上一般都不重视它罢了),但其实在现代民主制下它与世俗社会的矛盾不比上述其他例子大多少。如果从意大利乃至罗马市的角度看,小小梵蒂冈的存在某种意义上就如英国有世袭女王并不妨碍她的民主制度一样,女王世袭是民主制下英国人同意的,她也没有强制力,在英国指责女王绝不会遇到在没有国王的古巴指责卡斯特罗所冒的那种危险,这不就得了?

其实从某种意义讲,今天的梵蒂冈教宗不可能像过去“教皇国”的教皇那样控制意大利世俗社会,但由于教廷拥有“主权”,意大利世俗国家也管不了这个“天主教中央修道院”的教务,更不可能像某些地方那样——当局甚至可以强令寺院里挂领袖像。这才是彻底的“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彻底的政教分离,您说是吗?

我知道天主教不如新教的说法很流行,我不想参与这种教派褒贬的讨论,也没有动机为天主教“卫道”。但仅论世俗化的话,我想去过拉丁欧洲和新教美国的人都不会否认前者的社会如今远比后者更世俗化。

其实,所谓信仰自由世俗民主的要义就是承认信仰的个人选择,信仰与意识形态不能被外在的权力所干預和强加。而破坏这种规则最严重的地方在哪里,我想大家都清楚。“世俗”民主绝不是禁止人出家,更不是强迫出家人还俗。如果有人愿意遵守教廷神职或圣山僧侣的戒律,如果这些人愿意走到一起自律自治,只要不干預他人,于世俗民主何害?

其实评价特蕾莎用不着扯这么远,只要指出这一点就够了:今天科索沃和其他阿族地区崇敬特蕾莎修女的人绝大多数是穆斯林,他们知道崇敬特蕾莎和崇信天主教并不是一回事。他们一般也不会因这种崇敬而改信归宗于天主教。但有这么多穆斯林不信“异教”却能崇敬这个有大爱之心的“异教徒”,说明这里还是很有希望的。外人一般都会觉得这里的宗教偏见太严重。但是如果你自己都把对天主教的评价混同于对特蕾莎修女的评价,那就不要批评他们的偏见了。

再次感谢您对这个问题的认真思考。

—————————————–

微信ID:qhjy_gzh

(长按二维码,欢迎关注秦川雁塔)

秦晖、金雁原创文章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Measure
Measure
Related Notes
Get a free MyMarkup account to save this article and view it later on any device.
Create account

End User License Agreement

Summary | 1 Annotation
所谓信仰自由世俗民主的要义就是承认信仰的个人选择,信仰与意识形态不能被外在的权力所干預和强加。而破坏这种规则最严重的地方在哪里,我想大家都清楚。“世俗”民主绝不是禁止人出家,更不是强迫出家人还俗。如果有人愿意遵守教廷神职或圣山僧侣的戒律,如果这些人愿意走到一起自律自治,只要不干預他人,于世俗民主何害?
2020/03/18 0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