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ebsite uses cookies. By using this site, you agree to our use of cookies as described in the Privacy Policy.
I Agree
Go to My Markups
Text Highlighter
Share
Annotations
Measure
Measure
Summary | 11 Annotations
我们起薪扣了劳健保之后大概拿四万一、四万二,差一点也有拿三万八、三万九。这个起头薪资还算不错。但问题是,你工作十年后,还是一样的薪水。
2020/12/29 05:27
基本上很少再有加薪的机会。
2020/12/29 05:27
我们办公室大概每三到五年之间,就会有一波流动。毕竟心理师开始工作三、五年后,如果到外面做治疗,或是做兼任的工作、接工作坊,就可以领更高的薪水。
2020/12/29 05:27
例如当一个人被伴侣嘲讽的时候,他感受到的痛苦源自于哪里,可能不是当下,而是源自于小时候很痛苦的经验所养成的信念,这信念他把持不住,会觉得很痛苦。
2020/12/29 05:29
我们要帮助他厘清一个人比较核心、内在、真实的、被封印很久的核心感受,要协助他去看到、贴近自己最真实的状况,然后再回过头来,看怎么样去解决眼下的困境。一对一、深度地去做个案内在状态的澄清、接近或安抚,这大概是谘商在做的事情。
2020/12/29 05:29
但问题是他今天谈完出去,问题没解决,他接下来生活怎么办?这个部份,就是系统合作要做的。
2020/12/29 05:29
需要有人跟他讨论他的安全计划,比方说在攻击他的人面前,怎样保护自己的安全,也需要去找他的教官、房东、或家长——有时候学生不晓得怎么跟这些人讲自己面对的这些状况,我们会需要帮他讲,这就是系统合作。
2020/12/29 05:29
系统合作跟谘商工作,不应该是同一个人来做,因为角色会混乱。
2020/12/29 05:29
周旋了一整天,到了我该下班的时候,我还是一直很焦虑,想为他多做一点事情。但我考虑过后发现我能做的都做了,只好先下班打卡。就在我从办公室走廊到打卡机的那段路上,我突然停住了,再也走不过去。
2020/12/29 05:30
我之前有一个同事,她负责的学生自杀身亡,从此以后,她就再也不做心理师了。
2020/12/29 05:30
压力是一个累积的过程,人不会因为单一事件就被压垮。我们亚洲社会传递很多讯息,例如父母要你“乖、听话”,符合大人的期待,到了学校要你成绩好,成绩不好很快就会被分类。我们很少去问学生说,你过得好吗?开心吗?因为这件事情没有被认为是重要的。 我们好像在传递说,你不要成为你自己,要成为大家期待的人。
2020/12/29 0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