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ookie
The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optimize your us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website grants us the permission to collect certain information essential to the provision of our services to you, but you may change the cookie settings within your browser any time you wish. Learn more
I agree
blank_error__heading
blank_error__body
Text direction?

荐见jianjian | 不要欺负这些为武汉立过功的老实人

荐见jianjian | 不要欺负这些为武汉立过功的老实人

3月14日,从武汉火神山医院和雷神山医院撤下来的377名工人。虽然已经全部按照规定隔离满14天。但他们目前还不能离开武汉,也没有明确能返乡的时间。

他们现在住在中建铂公馆项目的活动板房里。

14天隔离期,这些建设工人会得到每人5000元的补助。隔离期满后,不能离开隔离点,但补助结束。这些曾冒着生命危险的“中国速度”缔造者们面临的困难才刚刚开始。

补助已经花得差不多了。

家乡回不去了。返乡时间看上去仍然遥遥无期。

武汉尚未全面复工,在武汉找到临时工作仅仅只是愿望。

工人们围住隔离点大门,不让工作人员进出,提出了他们的两点诉求:

一是希望可以尽快返乡开工,或是明确能返乡的时间;

二是继续酌情发放隔离期以外的补贴。

这些从全国各地赶来支援武汉的人们,所有的艰难处境,只因为他们的尴尬的身份:既不属于救援队,也不算“滞留人员”。

他们是张文宏医生所说的“老实人”。

一个月前,他们是被全网歌颂的“英雄”。十天建成火神山的奇迹。

数字前面是“中国奇迹”,数字后面是这些老实人们冒着身家性命的集结号。

一名火神山施工队的工头说,

他们到达火神山,开工后基本天天连轴转,2月4日收治病人之前的3天,是现场最为紧张的抢工期,一天只能睡1-2个小时。

这是所有人可以看见和想见的。

看不见和想不到的,是这些老实人当时承受着的巨大恐惧和被感染的真实危险。

由于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是紧急搭建完成,没有物业保障,医疗垃圾会统一在现场焚烧,但生活垃圾不能被及时处理。病人会往病区厕所下水道里扔垃圾,下水道经常出现堵塞,施工队的工人们此时要冒着被感染的风险进去维修。

施工队里那些维修通风管道的工人也会面临巨大感染风险。因为通风管道既不完全属于红区,也不完全属于黄区,覆盖了整个医院,直接通向病房。

1月24日,火神山医院开工,1月26日,雷神山医院开工。为了赶工期,大量工人被招募,没人能准确计算一共有多少工人参与建设。

据推测,参与建设工人至少有8000人。

一名工人说,他听说武汉对滞留人员有一天300的补助,给市长热线打电话申请。

接线人员告诉他要通过社区登记。

他找到社区,社区说他并不属于滞留人员的范畴,“必须要封城前到武汉的才算滞留人员。”

工人们都是有公司的,所以不算“滞留人员”,“他们属于来汉务工人员。”

结果,8000人里有相当大一部分,属于紧急应召入汉,没有公司挂靠的包工队。他们成了被堵在武汉和家乡之间没有身份的漂泊者。

最近都是好消息。0新增的好消息。援鄂医疗队返回被列队欢迎、跪谢的消息。

也不要忘了这些同样冒着生死风险的基层劳动者,老实人。

他们声音微弱,就更应当被听见。

重视每一个声音,每个平常人才不会在“英雄”或“代价”的命运间轮回。

乔治.艾略特在《米德尔玛契》的最后说:

“世上善的增长,一部分也有赖于那些微不足道的行为,而你我的遭遇之所以不致如此悲惨,一般也得力于那些不求闻达,忠诚地度过一生,然后安息在无人凭吊的坟墓中的人们。”

本文封面图是德国版画家柯勒惠作品

CDS档案|新冠病毒

Measure
Measure
Related Notes
Get a free MyMarkup account to save this article and view it later on any device.
Create account

End User License Agreement

Summary | 2 Annotations
“世上善的增长,一部分也有赖于那些微不足道的行为,而你我的遭遇之所以不致如此悲惨,一般也得力于那些不求闻达,忠诚地度过一生,然后安息在无人凭吊的坟墓中的人们。”
2020/03/26 05:31
乔治.艾略特在《米德尔玛契》
2020/03/26 0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