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ebsite uses cookies. By using this site, you agree to our use of cookies as described in the Privacy Policy.
I Agree

文书全文

黎婷与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山坦洲同胜支行、开店宝支付服务有限公司信用卡纠纷一案民事二审判决书
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粤20民终786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黎婷,女,1989年1月9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石首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邓鹏鹏(黎婷配偶),住湖北省监利县********-号。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山坦洲同胜支行,住所地广东省中山市坦洲镇同胜社区同贺街二巷2号商铺5-8卡,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2000712313363B。
主要负责人:梁启华,该支行副行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梁蕴姿,广东邦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金圣,广东邦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开店宝支付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长宁区伊犁路152号2幢201-203室,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101057851885328。
法定代表人:王雁铭,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天立,男,该公司员工。
上诉人黎婷因与被上诉人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山坦洲同胜支行(以下简称中国银行同胜支行)、开店宝支付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店宝公司)信用卡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2019)粤2071民初478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12月13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黎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中国银行同胜支行、开店宝公司按黎婷要求承担相应责任和赔偿费用。事实与理由:(一)中国银行同胜支行称卡绑定设备后即无需通过实体卡以及密码进行支付与收到短信内容“为了您用卡顺利请激活时务必设置消费密码”不符,黎婷认为无需密码即可进行支付本身就是银行移动支付业务安全体系的漏洞,银行应为此承担责任。(二)中国银行同胜支行认为向预留手机号发送了短信即已尽责,黎婷认为不合理,如本案信用卡发生盗刷时间为凌晨三点左右,此刻用卡人在睡觉,根本不可能及时看到短信。在半夜发生数额较大的交易(且是连续两笔),很明显是非正常交易。银行不能单凭几条短信就认为不应负责任,除了短信提示,银行是否应第一时间致电持卡人确认。(三)开店宝公司按一审判决认定其对签购单签名的真实性不具审查义务,也无法审查,那特约商户的真实性和合法性呢,也不具审查义务或无法审查吗?黎婷认为开店宝公司也存在过错,应承担相应责任。综上所述,此案导致持卡人财产损失不应全由持卡人承担,中国银行同胜支行、开店宝公司应承担相应责任。
中国银行同胜支行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在HuaweiPay的注册激活流程中,中国银行同胜支行已经尽到核验信息真伪、向办卡预留的手机号码发送短信等谨慎义务,不存在过错,黎婷将其主观臆断的责任强加在中国银行同胜支行身上,没有合同依据,也不具备现实可操作性,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开店宝公司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黎婷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中国银行同胜支行承担1/4责任,即赔偿黎婷6475元。2.开店宝公司承担1/2责任,即赔偿黎婷12950元(因商户为虚假商户,商户责任由开店宝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7年9月12日,黎婷通过手机向中国银行申请开办信用卡并绑定其尾号为5256的手机号码,最终由中国银行同胜支行将尾号为6628的信用卡发放给黎婷。2018年11月2日11时39分,黎婷上述尾号为5256的手机号码中收到中国银行所发短信:“校验码:******,尊敬的客户,您正在进行中国银行移动支付业务的开通操作,请勿向任何人提供您收到的短信校验码。”黎婷收到短信后将该校验码告知其丈夫,黎婷丈夫拨打了00861-8511010339,并把该校验码告知该电话接听者。11时40分,黎婷再次收到中国银行所发短信:“您的信用卡6600于2018年11月2日已开卡成功。为了您用卡顺利请激活时务必设置消费密码。”庭审中,黎婷述称其以为是银行工作电话号码,中国银行同胜支行称该电话号码并非银行工作人员电话。
HuaweiPay是一种移动支付产品,客户在华为指定手机的客户端发起设备卡申请,通过身份验证后,银行将设备卡发至设备中的安全芯片,客户可使用该手机实现借贷记的消费支付,并在手机上管理和使用自己的设备卡。2018年11月5日3时19分及3时20分,黎婷名下的尾号为6628的信用卡账户通过HuaweiPay被绑定至移动支付产品,并生成尾号为6600的设备卡,发生两笔消费支出,金额分别为2749元和23151元。消费地点位于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商户名称为锦江区明雅珠宝商行,收单行为开店宝公司。上述两笔交易发生后,黎婷有接收到相应消费信息。11月12日,黎婷签署申明书,称其于11月7日查账单及短信时才发现以上交易,其本人并未授权过上述交易,账户被盗用,交易发生时卡片由其本人拥有。黎婷与中国银行同胜支行签订的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信用卡领用合约约定:甲方须妥善保管信用卡等账户存取工具和安全认证工具,交易凭证,以及有关密码、手机验证码等验证信息,上述工具、凭证或信息仅限甲方本人使用,乙方工作人员无权代为保管,甲方不得泄漏给其他个人或机构,否则由此产生的后果均由甲方负责。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为财产权纠纷,公民的合法财产受法律保护。黎婷在中国银行同胜支行开办尾号为6628的信用卡,并绑定其自有尾号为5256的电话号码。后该信用卡被绑定至HuaweiPay,并产生消费。根据该移动支付产品特征,该移动支付业务开通后,无须提供所绑定主卡的支付密码即可完成消费。故是否开通该移动支付业务是关键,但该业务的开通与否是客户自由选择的权利,银行无权干涉,只需做好身份验证,即向即将绑定主卡的持有人发出验证信息,以确认该业务的开通是主卡持有人本人操作。银行在收到移动支付业务开通申请后,于2018年11月2日11时39分向黎婷尾号为5256的手机号码发出短信校验码,并提醒黎婷勿将该校验码告知他人。黎婷收到该校验码后自行转告其丈夫,随后黎婷丈夫将其泄露给他人。一分钟后,黎婷成功开通移动支付业务,此时,中国银行再次发送短信通知黎婷尽快设置支付密码。黎婷未予处理,最终导致他人通过上述移动支付产品利用黎婷信用卡进行消费。在此过程中,黎婷作为信用卡持有人,本应妥善保管该账户密码、手机验证码等安全信息。但其在中国银行发出安全提醒后,仍将校验码告知他人,造成信用卡被绑定至移动支付产品且未按银行提示设置支付密码,进而造成财产损失。黎婷因其自身过错导致其财产受损,其要求涉案信用卡发卡行承担赔偿责任的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开店宝公司作为收单机构,负责收单后向特约商户即本案锦江区明雅珠宝商行进行结算,向商户支付签购单所载款项,其对签购单签名的真实性不具审查义务也无法审查。故黎婷要求开店宝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的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开店宝公司经一审法院公告传唤期满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视为其自动放弃答辩、举证、质证、辩论等权利,不影响一审法院对案件的审理,相应的诉讼风险由其自行承担。综上所述,本案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缺席判决:驳回黎婷的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224元(黎婷已预交),由黎婷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
本院对一审查明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系信用卡纠纷。黎婷在中国银行同胜支行开办尾号为6628的信用卡,并绑定其自有尾号为5256的电话号码。后该信用卡被绑定至HuaweiPay,并于2018年11月5日3时19分及3时20分在位于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锦江区明雅珠宝商行”发生两笔消费,分别为2749元和23151元。黎婷于同年11月7日查询账单发现后,立即前往中国银行同胜支行报告银行卡被盗刷一事经过,并到公安机关报案的一系列行为,本院确认黎婷的案涉信用卡资金存在被盗的事实。结合双方的诉辩理由,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中国银行同胜支行、开店宝公司是否应对案涉信用卡资金损失承担责任。
本案中,黎婷通过其手机操作开通HuaweiPay支付功能。银行向黎婷预留的尾号为5256的手机号码发送短信校验码,并提醒黎婷勿向任何人提供收到的短信校验码。黎婷将短信校验码告知其丈夫,其丈夫随后即将校验码泄露给他人。一分钟后,黎婷成功开通HuaweiPay支付功能,银行再次发送短信提醒黎婷务必设置消费密码,黎婷未予处理,最终导致信用卡财户资金被盗。在此过程中,中国银行同胜支行已经尽到核验信息真伪、向办卡预留手机号码发送短信等谨慎义务,不存在过错。黎婷一方误信诈骗电话,将校验码泄露给他人,未尽应有的注意义务,是其本人过失,其应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因此,黎婷诉请求中国银行同胜支付赔偿损失,缺乏理据,本院不予支持。开店宝公司作为收单机构,其对签购单签名的真实性不具实质性审查义务,故黎婷要求开店宝公司承担赔偿责任,于法不符,本院予以驳回。
综上所述,黎婷的上诉请求不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24元,由黎婷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陈亦和
审 判 员 阮碧婵
审 判 员 刘运充
二〇二〇年八月四日
法官助理 汤美玲
书 记 员 莫 琰
吴荍漾
Measure
Measure
Summary | 1 Annotation
开店宝公司作为收单机构,负责收单后向特约商户即本案锦江区明雅珠宝商行进行结算,向商户支付签购单所载款项,其对签购单签名的真实性不具审查义务也无法审查
2021/01/22 0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