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ookie
The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optimize your us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website grants us the permission to collect certain information essential to the provision of our services to you, but you may change the cookie settings within your browser any time you wish. Learn more
I agree
blank_error__heading
blank_error__body
Text direction?

凌岚 :谁是网络暴力的罪魁祸首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大家(ipress),作者:凌岚。

最近四川德阳35岁的女医生安颖彦被网络暴力逼到吞药自杀,让我想起美国类似的事件,在美国这种网络暴力,被人肉,叫“耻化”(shaming)。被社会舆论耻化最经典最持久的受害者,是莫妮卡·莱温斯基,那个二十多岁在白宫实习,跟克林顿总统闹绯闻的年轻女子。

2015年莫妮卡·莱温斯基重回公众视野的时候,她已经41岁了,距离1998年克林顿总统弹劾案已过去整整17年。让莱温斯基重新回到公众的视野,是她在Ted Talk做的名为《耻辱的代价》(Price of Shame)的主题讲演,她的身份是反网络霸凌的代言人。说到1998年时那场灭顶之灾,她还是忍不住泪奔:“那一年我失去了我的名誉、尊严,我失去了几乎所有的一切,我几乎丧命。”

那场讲演以及随后的《名利场》杂志对她的采访,在线收视量超过150万次。莱温斯基把美国社交媒体长期存在的网络霸凌,社交媒体上的“耻化运动”,放到美国大众意识和公共舆论的聚焦点——社交媒体里流行的“耻化”,是通过社交媒体的病毒式传播,把本来属于私人空间的不当或者敏感性质的行为,迅速公开,在几天之内达到众口铄金的效果,轻则让受害者名誉扫地,丢了工作,重则出人命,受害人受不了人言可畏的压力,走上自杀的绝路。

国内最近发生的德阳女医生泳池纠纷事件,其发生的路径就是典型的网络耻化运动——纠纷中的对手为了报复,用人肉手段在网上公开的女医生的个人信息,调动舆论压力,最后达到报复的目的,女医生走上绝路自杀。从德阳女医生的遭遇看,网络人肉与随后的耻化已经被武器化。

1998年作为白宫实习生的莱温斯基跟克林顿总统的白宫绯闻,严格来说并不是网络霸凌,确切地说她是美国两党斗争的牺牲品,当垫背的第二性。当时共和党占主力多数的美国国会以“撒谎”、“阻碍司法”这两个罪名弹劾克林顿,结果弹劾变成无厘头的政治闹剧,不了了之。弹劾风波对克林顿连任总统的八年不过是有惊无险的插曲,而对莱温斯基这个二十多岁的未婚女子却是致命的打击,一夜之间,从一个无名的家境优越的普通女子跌落成全世界的笑柄,对她最大的伤害,不是来自于总统弹劾案和独立调查人,而是其后连续十五年被钉在耻辱柱上,成为“那一个”。

白宫的实习生与总统有染,不幸卷入了两党之争,这种“机遇”可以说百年不遇,美国国会为了对克林顿总统进行调查,花费了6000万美元!但近20年来随着社交媒体滥觞,通过网上“人肉”,调动舆论,羞辱其人,伤其名誉,夺其自尊,逼其性命简直是易如反掌,搞死一个人的成本近于零!

近些年,天下苦霸凌者久矣,且人数众多,虽然远远没有莱温斯基有名:2010年新泽西州罗格斯大学一个尚未出柜的一年级新生,在自己的宿舍跟同性朋友亲热,他并不知道同屋在宿舍里装了带蓝牙技术的监视摄像头,这对同性恋人的一举一动都被录了视频并上传到网上,迅速在大学里流传开来。不久后,这个新生自杀。

另外一个例子,年轻的保育员林赛·斯通,她的工作是照料残障和智障人士。有一次她跟随残疾协会组团去华盛顿参观,在凭吊美国阿灵顿国家军人公墓时,林赛在一个示意公众安静的路标下作了一个搞笑动作,被同事拍照。这张“政治不正确”的照片原本是放在同事的脸书私人空间里,哪里想到流传到脸书的公共空间。照片被公开后引起全美国退伍军人的公愤。林赛迅速被贴上“不爱国”,对“为国捐躯”不知感恩的标签而被人肉,收到十几万次死亡和强奸威胁,最后丢掉工作,她不得不求助于网络公关公司来给她洗白,恢复名誉。

莱温斯基在Ted讲演中指出这种“耻化”在美国的普及,它已经成为社会性惩罚。甚至左派右派媒体都会利用这种耻化武器,达到舆论上的攻击目的。莱温斯基回顾过去的这十几年,她发现1998年国会弹劾案只是冰山一角,多年来公众对她的鄙视和凌虐才是真正的冰山,“你按捺不住的义愤,可能不过是找出气筒的冲动”。众人心里的恶毒,以道德审判的形式,发泄到被网络人肉出的人身上。这种耻化惩罚,不同于法律上的判罪,刑事判罪是罪名和证据都是具体的,惩罚也是具体的,时间上有限界定的。但网络上的耻化攻击却是没完没了,不依不饶,除非心理超强如希拉里·克林顿,普通人极难不受影响。希拉里身经1998年的弹劾而不败,她对待舆论羞辱的唯一办法是“不尿你”(tough up),如久蒸不烂的铜豌豆,如纽约城里生命力强大的蟑螂和老鼠——但这种能力除政客外,也真是非常人能及。

耻化,羞辱人,是人类社会一种古老的犯罪惩罚手段,不论中外。中国古代五刑之一,黥面(又叫墨刑)就是古老的耻化惩罚,脸上被刻字游街,这也是把十万禁军教头林冲逼上梁山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黥面”通过羞辱他的身体,夺走他所有的个人尊严,打碎他因为个人尊严所携带的意志力,个人心理保护,把一个至尊至高者流放到社会底层。现代的耻化没有脸上刻字者一说了,但打击面因为社交媒体的无形而更广,更不易消除。莱温斯基回忆,在她被传讯去面对独立调查人斯达,被迫听了整整二十个小时的电话录音,她的感觉好像在听另外一个陌生人的声音:“那一个狡猾的、愚不可及的、不懂事作死的女孩的声音不属于我,那个作死女不可原谅!”

自认为不可原谅,就等于完全认可了公众对自己的鄙视,承认自己是那个可以被千万观众随意消遣践踏的贱人。这一步心理上的跌落,到下一步走上绝路也就很自然很容易了。把莱温斯基的生命和尊严从耻辱中抢夺回来的,是她的父母,尤其是妈妈,无条件保护女儿,24小时全天看护,连莱温斯基冲淋浴的时候母亲都要站在一边,怕她自杀出事。跟女儿约法三章,如果莱温斯基几分钟不见人母亲都可以破门而入。经济上,十五年来莱温斯基全靠家庭的资助,因为她不能出门工作。莱温斯基复出的背后,靠的就是这样强大的家庭支柱,靠的是母亲对她不离不弃。

能否从网络耻化中走出来,就看你的家庭造化了。你的父母、家人、最亲密的人对你有多大的支持,对你的爱能不能强大到帮你过了这一劫。莱温斯基是幸运的,四川德阳的安医生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公共游泳池里耍流氓,调戏女生,“摸一把”,自从我们那个年代就常发生,那还是八十年代初年。可见这种耍流氓的行为要么跟家庭角色缺失关系不大,要么就是一直缺失……社会的恶意之普遍存在,也是不论中外。这种恶意下最先成为牺牲品的,往往是女人,无论是作祭品,政治斗争垫背的(最明显的对比,克林顿从弹劾中全身而出,不伤一根毫毛,莱温斯基却背了十五年的锅),还是网络暴力里最弱的一环……这种女性屡屡被牺牲的现象,也是今年这场捍卫女性权利运动绕不开的历史积淀。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大家(ipress),作者:凌岚。

Measure
Measure
Related Notes
Get a free MyMarkup account to save this article and view it later on any device.
Create account

End User License Agreement

Summary | 2 Annotations
自认为不可原谅,就等于完全认可了公众对自己的鄙视,承认自己是那个可以被千万观众随意消遣践踏的贱人。这一步心理上的跌落,到下一步走上绝路也就很自然很容易了。
2019/11/19 09:18
这种女性屡屡被牺牲的现象,也是今年这场捍卫女性权利运动绕不开的历史积淀。
2019/11/19 0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