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ebsite uses cookies. By using this site, you agree to our use of cookies as described in the Privacy Policy.
I Agree
blank_error__heading
blank_error__body
Text direction?

邱导,邱编剧:Are you Kidding?——《拆弹专家2》

發布於

污名化一个被体制抛弃的人,比无原则的歌颂体制的一切,更为令人齿冷。——题记

潘乘风(刘德华 饰),一个为了救人可以命都不要的前拆弹专家,你告诉我他就为了无法继续在前线做救命救人的工作,而变成了一个置数万无辜生灵而不顾,想毁灭一切的恐怖组织头目?你当你在写漫威漫画人物大纲吗?

你以为,他为啥一定要去前线,为啥拼了半条老命,在因公失去右腿的情况下,硬是锻炼成超出前线警员标准的过硬质素,是因为文职工作钱少,他养不起他女朋友啊?还是不能出外勤,所以没办法呃OT呀?

你以为,他就是个人英雄主义,如果自己不是王者,就要世界为之毁灭啊?

你以为,他每次都选择自己善后,把更安全的那条生之路留给他的死党董卓文(刘青云 饰),是因为他有着自己高于一切的认知啊?

你以为,他带上黑色Mask,举起黑色条幅(香港警察忘恩负义,用完即弃),追求公义,追求真相,就是为了在整个港岛放烟花啊?

你可以说他性格不稳定,不按照规章制度办事,难搞,不好管理,所以警队Leader上升的位置,永远没他的份儿。OK,收货,人无完人,世态如此。

但你说,一个每日搏自己的命,来换取市民生的可能的拆弹专家,就因为自己遇到了不公义就要无辜者陪葬,你当一个有原则有梦想有坚持的人,可以时不时魂穿啊! 魂穿要是那么容易,这世界就没有纠结于要有所为,有所不为的人了。

就算潘乘风会黑化,无法在既定的规则里拿到想要的结果,就算他选择了一条偏激的路。我打赌,一个自律到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猛将,一个能把残缺的自身练到所有健全的有训练的香港警察在他面前全部战斗力渣渣的人,一定会把矛头瞄准了需要对此负责的靶向的人,而不是向无辜的更弱者开火。

真正走极端,不把人命当人命,愿意让摧毁一切给自己陪葬,却伤不到真正始作俑者分毫的人,不会是这样一个勇于直面人生的强者。

卑微的懦夫,才会将自身的悲剧转化成他人的悲剧,从而获得不孤单的快感。

恐怖组织全员准备杀身成仁,玉碎香港,为了啥,为了大场面,为了后期修复重建,他们能成为后期的包工头得到一份市场份额?

组织老大一样选择以身殉难,全员Game over的去放一场大规模烟花,你当他们像你一样痴撚线,啥逻辑没有就为了当好反派代表,这样很威水呀?

说什么比“无间道”更反转,更人性,怕是半点不明白“无间道”好在哪里?无间道难道是好在一个人一会儿想做个坏人,一会儿想做个好人,像个神经病一样,让整个世界陪着他癫狂?

《无间道》的难得是,在讲命运无常,人在命运里挣扎的身不由己。不是疯狂无脑的反转。

植入记忆也好,失忆也好,要么什么都记不起来,该记起来的时候又都记起来了,让不可控的无常成为强行推动剧情反转,人物反转的那个神奇按钮。你还不如直接给潘乘风一个哆啦A梦,或者让他自身直接成为上帝,还更符合逻辑。

真搞不懂,这样一部比爆米花更恶劣的电影,如何就能在豆瓣拿到7.9分的高分。

黄霑曾经说过,不信人间耳聋。

知乎第一高赞的答案,字里行间暗示什么身份纠结,什么暗喻。要么他是对他以为的暗喻完全无知,要么他是为错误的引导推波助澜。后者比前者更可恨。

不屈从于体制,敢于向体制挑战的人,是还存有希望的人,对世界抱着更大的善的期待的人,不是要毁灭一切的人,而是防止一切走向毁灭的人,他们不该被污名化。

不应该把世界变成简单的二元独立,把不合作的一方安置到一个“全民公敌”的位置。那样,不会解决问题,只会带来仇恨。

再者,潘乘风因公负伤,对于警队取消了他上前线的资格,他可以求助工会,求助媒体,甚至找律师去法院告状,要求公开审理。他为什么要扯横幅来等待记者拍摄。你以为你在拍《巡回检查组》里的上访大妈啊,摔!

Measure
Measure
Related Notes
Get a free MyMarkup account to save this article and view it later on any device.
Create account

End User License Agreement

Summary | 4 Annotations
污名化一个被体制抛弃的人,比无原则的歌颂体制的一切,更为令人齿冷。
2021/01/19 09:03
一定会把矛头瞄准了需要对此负责的靶向的人,而不是向无辜的更弱者开火。
2021/01/19 09:05
把不合作的一方安置到一个“全民公敌”的位置。
2021/01/19 09:05
他可以求助工会,求助媒体,甚至找律师去法院告状,要求公开审理。他为什么要扯横幅来等待记者拍摄。
2021/01/19 0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