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ebsite uses cookies. By using this site, you agree to our use of cookies as described in the Privacy Policy.
I Agree
blank_error__heading
blank_error__body
Text direction?

〔返回講道資料總索引〕

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撒母耳记上第十三章拾穗

【撒上十三1「扫罗登基年四十岁;作以色列王二年的时候,」

本节原来的数字显然在传达的过程中已经失传。理解本节的一种方法是:“扫罗登基的时候年岁,他作以色列王又两年”。另一种看法认为本节应作:“扫罗登基的时候是一又岁,他作以色列王两年的时候,就从以色列中拣选了三千人……”。――《撒母耳记上雷氏研读本》

有的抄本作:“扫罗登基年三十岁,作以色列王四十二年。”希伯来文旧约中无“三十”及“四十二”等数字;《七十士译本》无本节。本章记述扫罗为王的情况。――《启导本圣经撒母耳记上注释》

13:1原文破损,但可以翻译为「扫罗在他登基作王的时候....岁,作以色列王二年。」,看不出来扫罗作王时几岁,有些七十士译本的古抄本作「三十岁」。此处「二年」的原文与旧约圣经其他地方的「二年」写法不同,可能也是经文破损导致的问题。实际上我们并不能确定扫罗到底作王几年。约瑟夫的犹太古史对扫罗作王的年代有两种讲法:四十与二十年,徒 13:21说扫罗作王四十年。――《蔡哲民查经资料》

「四十岁」:原文并无数字,可能是抄录时遗漏了。从文字上推测这数字必是二十或以上;从常理推断,约拿单已成年,能率领军队打仗,说扫罗是四十岁也是十分合理的。――《串珠圣经注释》

【撒母耳记上十三1的正确数目是多少?】

马所拉或留传至今的经文中,撒母耳记上十三1失去了一个在原稿中有记载的数字。将马所拉经文的撒母耳记上十三1直译如下:「扫罗是……的儿子,当他登基的时候,年……当他在以色列统治两年,当(直译是「和」)扫罗从以色列中为自己拣选三百人。」(译按:中文和合本撒上十三1作「扫罗登基年四十岁」;四十岁的字下有虚线,表示原文无「四十岁」)我们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当扫罗登基时,他超过二十岁。因为假如数目是十九或以下,「年」这个字应作众数写法(sanim);但本节经文中「年」字是单数写法(sanah),所以我们可以说年之前的数目必定超过二十(参看E.Kautzsch,ed.Gesenius’1910)#134.2 and Rem 1)。(这条关于数目的特别的句法规例,在阿拉伯文中也有应用。)

翻译作「扫罗统治一年」(KJV)是不正确的,因为希伯来经文并非记载「统治」,而是「当他作王(bemolko)的时候,扫罗是年之子」。翻译作「扫罗登基年[四十]」,纯粹出于臆测,关于这方面,边注也已说明(译按:中文和合本于「四十」之下加虚线。)

英文圣经NASB依照「四十」这个臆测的说法,但再加上一句同是臆测的经文:「他统治以色列三十[二]年」。假如第一节末及第二节首如上述方法处理,NASB的做法是不需要的。RSV不加推测,照着马所拉经文空白的地方,不加任何字句:「扫罗登基年……他统治以色列……和二年。」耶路撒冷圣经完全省略第一节,但在边注处将马所拉经文的第一节毫不修饰地直译出来。

NIV的第一个数字作「三十」,第二个数字则作「[四十]二」。在NIV的注脚建议读者参阅使徒行传十三21,该处有如下记载:「后来他们要求一个王,神就将……基士的儿子扫罗,给他们作王四十年。」若依照使徒行传十21,扫罗作王只有四十年,我们就难以解释撒母耳记上十三1的记载——扫罗作王四十二年。因此,正如上文所显示的,毋须将撒母耳记上十三1的第二个数目字加以修改;而只简单地翻译成:「作以色列王二年的时候,就从以色列中拣选了三千人。」(译按:中文和合本亦如此翻译。)这句经文,正好作为一个引子,带出约拿单于密抹的辉煌战绩。──艾基思《旧约圣经难题汇编》

【撒上十三1~4以色列开始实施君王统治之后,满了两年才废弃昔日散漫的招兵制度(11:6-8),具备了常备武力。但是,国防力量的增强并没有带来真正的和平,而诱发了与邻邦的持续性武力纷争。因为他们更相信人的力量和组织,而非信靠他们的力量之源——神(17:47;诗18:1)。当圣徒依赖神之外的存在时,就必然失败。――《圣经精读本──撒母耳记上注解》

【撒上十三1~46记述了扫罗王在位第二年(B.C.1048)所发生的“密抹战争”,这是一场独立战争。当时非利士发达的铁器文化(13:9)而作了巴勒斯坦的宗主国,以色列与之抗争,建立真正意义上的独立国家。战争始末如下:①战争的导火线:扫罗攻击非利士的防营(13:1-4);②非利士的讨伐军队出征(13:5-7);③扫罗献祭得罪神(13:8-15a);④非利士人开始作战(13:15b-23); ⑤扫罗的儿子约拿单只身攻击敌营(14:1-5);⑥以色列发动总攻击并胜利(14:16-23);⑦扫罗下达禁食命令(14:24-26)。尽管扫罗在战场上取得胜利,但违背神的命令犯下了最为致命的错误,撒母耳先知便宣告神必废弃他的王位(13:13,14),倘若蒙召做神工人的,不顺从神的命令和话语,从此他就不再是神的工人。扫罗的统治初期是他一生的第二个阶段,其主要事迹如下。――《圣经精读本──撒母耳记上注解》

【撒上十三2「就从以色列中拣选了三千人:二千跟随扫罗在密抹和伯特利山,一千跟随约拿单在便雅悯的基比亚;其余的人,扫罗都打发各回各家去了。」

“伯特利山”。更可作:伯特利的山区。――《撒母耳记上雷氏研读本》

旧约首次提到约拿单,他是扫罗的长子(十四1)。密抹在伯特利东南。这些大概都是聚集在吉甲欢迎扫罗为王的人。他留下了三千,其余都打发回家。――《启导本圣经撒母耳记上注释》

●「就」从以色列中:原文没有「就」。13:2就是表明扫罗选了常备兵,建立职业军人制度。

●「千」:一种军队的单位,不一定是「一千人」,当成「一队」看待比较适当。

●「密抹」:在「迦巴」东北3公里,高度是海拔600公尺。

●「约拿单」:字义是「耶和华已给予」是扫罗的长子14:1。――《蔡哲民查经资料》

「密抹」:便雅悯的小镇,位于耶路撒冷之北约十四公里(九英里)。――《串珠圣经注释》

扫罗带领二千人驻扎的密抹与伯特利山,位于非利士防营所驻扎的迦巴北部;约拿单率领一千人驻扎的便雅悯基比亚则位于南部。扫罗和约拿单似乎要夹攻非利士。――《圣经精读本──撒母耳记上注解》

【撒上十三2 常备军的大小和性质】扫罗所拣选的三千人大概是精选的侍从或禁军,不是志愿参军打这场仗的总人数;后者数目将会更大。古代近东的常备军由受过专职训练的军人和雇佣兵组成。他们负责镇守防营和边疆的哨站,以及作为王宫的卫士。三千可能只是代表三个部队(一队由约拿单指挥,两队由扫罗指挥)。迦巴并非大城,在正常情形下驻防人数应该不会超过几百名。但以色列人在不久的将来,却要面对非利士的联军(见5节的注释)。──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撒上十三2 密抹】密抹高达海拔二千呎,其遗址(现代之穆克马斯〔Mukhmas〕)是在伯特利西南四哩半之处。当地铁器时代的遗迹十分稀少,以致部分专门学者认为北面半哩多,有当代人在此定居迹象的哈拉福卡废墟(Khirbet el-Hara el-Fawqa),是更有可能的地点。本区的丘陵地带对战车的使用构成障碍。──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撒上十三3「约拿单攻击迦巴非利士人的防营,非利士人听见了。扫罗就在遍地吹角,意思说,要使希伯来人听见。」

“要使希伯来人听见”。即听见约拿单的胜利。――《撒母耳记上雷氏研读本》

●「迦巴」:在「基比亚」东北约6.5公里。和密抹隔着一个峡谷。

●「防营」:「驻军」、「柱子」、「行政长官」、「军队指挥官」。此处很可能就是「军队指挥官」。

●「希伯来人」:通常犹太人不会彼此自称「希伯来人」,这是外族人称呼以色列人的名词。

●「要使希伯来人听见」:七十士译本作「希伯来人叛变了」。――《蔡哲民查经资料》

迦巴在便雅悯境内。――《启导本圣经撒母耳记上注释》

约拿单这次的突袭,意味着以色列人摆脱非利士人而独立。

「迦巴」:位于耶路撒冷东北偏北的十公里(六英里)处。――《串珠圣经注释》

【撒上十三3 非利士人在迦巴的防营】迦巴按考证是耶路撒冷北面约六哩,今日名叫贾巴的村落。当地未有进行挖掘,但表层勘测结果显示有铁器时代的遗迹。这地与密抹在司文尼干河的峡谷两边遥遥相对,俯瞰从北面通往耶路撒冷一带,横越这深谷的战略性渡口。──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撒上十三4「以色列众人听见扫罗攻击非利士人的防营,又听见以色列人为非利士人所憎恶,就跟随扫罗聚集在吉甲。」

“防营”。这词可译作“长官”。这次暗杀是暴乱的导因。――《撒母耳记上雷氏研读本》

撒母耳早已和扫罗约定,要在吉甲聚集并献燔祭(看十8)。扫罗被立为王的一个大目的是要领导以色列人消灭非利士人,不受其辖制。――《启导本圣经撒母耳记上注释》

●「吉甲」:是扫罗被立为王的地方。――《蔡哲民查经资料》

攻击非利士的是扫罗之子约拿单(3节)所带领的军队。他们回到当时的首都吉甲,重新整顿军队,以色列人为非利士人所憎恶:非利士人之所以仇视以色列,直接原因是自己的防营遭到了袭击,但更深刻的原因则是以色列立了自己的王(被视作独立宣言,10章)击败亚扪之后,确保了自己的军事力量。――《圣经精读本──撒母耳记上注解》

【撒上十三4 吉甲到密抹的距离】上文已经谈过,名叫吉甲的城镇有好几个,其确实位置不明(见七16的注释)。十章8节的吉甲似乎在迦巴附近。扫罗安营之处若是约书亚时代的吉甲,它就会在东面很远的约但河畔,距离密抹约二十哩。如此一来,扫罗离开战区就十分远了。──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撒上十三5「非利士人聚集要与以色列人争战,有车三万辆,马兵六千,步兵像海边的萨那样多,就上来在伯亚文东边的密抹安营。」

有些译本作“三千辆”,而不是“三万辆”。发动战役的山区不能容纳三万辆战车。――《撒母耳记上雷氏研读本》

非利士人在迦巴的前哨受到约拿单的攻袭,又听见扫罗正在吉甲结集兵力,也来到密抹,准备战争。

“有车三万辆”:有的抄本作“三千辆”(参士四13注)。――《启导本圣经撒母耳记上注释》

●「车」三万辆:「战车」,埃及、亚述的战车,每车有两个马兵,赫人的战车,每车有三个马兵。由于这样的配置,可知战车三万辆,马兵只有六千,不太合理。应该是依照某些七十士译本的写法,战车三千辆,马兵六千。

●「马兵」:「驾驶战车的人」。

●「伯亚文」:此处的伯亚文,跟书 7:218:12的伯亚文不同,应该是指「伯特利」。

●「聚集」在密抹:原文型态是分词,表示非利士人正在密抹聚集中。――《蔡哲民查经资料》

「三万辆」:可能是「三千辆」之误。参七十士译本及叙利亚译本。

「伯亚文」:位于密抹之西,伯特利之东的旷野。――《串珠圣经注释》

有车三万辆:有些译本译作三千,这种译法比较妥当。因为那山地的战场无法容纳那么多的车辆。――《圣经精读本──撒母耳记上注解》

【撒上十三5 非利士的军队】在这个场合中,非利士的军队占绝对的优势。他们有战车三万辆(经常被修正为三千辆),马兵(驾驶战车的人)六千。修正数字若是正确的话,每辆车便有两名士兵了,合乎当代埃及、安那托利亚、亚述已知的作法。相比之下,亚述王撒缦以色三世(主前九世纪)号称率领十二万大军渡过幼发拉底河(伯拉大河)。亚述各省的总督必须为亚述军队招募士兵,其数目有时高达骑兵一千五百,步兵二万。由于亚述行省超过二十个,亚述大军的人数十分庞大。──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撒上十三5非利士人为何能在密抹使用三万辆战车?】

密抹俯瞰一个颇为广阔的谷地,因此,我们想象,在密抹一带地区可以部署五万辆战车。不过,问题却出在战车的数量上。德里兹(见Keil and Delitzsch,Samuel,PP.126-27)指出,根据撒母耳记上十三5的记载,非利士人军队中的马兵只有六千,从这一点看来,差不多可以肯定战车的实际数目远较经文记载的为少。圣经关于战事的记载之中,若包括有马兵及战车的话,马兵的数目必超过战车的数目(参撒下十8;王上十26;代下十二3等处经文)。而且,在古代军事强国的大事记中,均没有记载一支军队能拥有数量如此庞大的战车;埃及、亚述、迦勒底或波斯都没有。因此,像非利士这个由五个城邦组成的三等国家,极不可能拥有人类历史上最庞大的战车队。德里兹(Delitzsch)认为:「三万这个数目必定是经文起了讹误的结果,我们可以依照亚兰文或阿拉伯文的版本,而把三万[slssim ele-p]读作三千[s'lose-t "la-pim],又或许只是一千。若经文原来的数目是一千,那么,可能是写经文的人忽略了[Yisra'el]这个字中的字母lamed,并出于疏忽地重写了一次。此外,第二个lamed被看作代表三十[因为lamed再加上一点在上面,就代表三十。]

响应德里兹(Delitzsch)的建议,学者要讨论的是:在主前三世纪以前,希伯来文士所采用的数字记法是那一种呢?七十士译本与马所拉经文所记载的读法差不多相同(triakonta chiliades har-maton),这可能是主前三世纪末叶时翻译的。因此,有更大可能性的是,撒上十三5最早期的经文所记载的数目是三千,但在经文流传过程中,「三千」误抄为「三万」。在经文流传过程中,数字及专有名词最容易产生讹误,而撒母耳记上就最常出现这类问题。「圣经无谬误」这个教义,只保障圣经最初之原稿没有丝毫错误,却不表示其他抄本都绝对正确。──艾基思《旧约圣经难题汇编》

【撒上十三5~7非利士征军驻扎在伯亚文东边的密抹,扫罗的军队曾在这里扎过营(2节)。以色列人被非利士军队的规模和威势所逼,丧失士气而四处逃命。他们的心中充满由罪而来的恐惧(创3:10)。被罪所玷污的人格通常只能看到眼下的危险,但信仰神的人却不惧怕千军万马的包围和攻击(诗3:6)。因为信心之人不会单单看到眼前的现象,他会仰望在背后掌管一切的神(徒27:22-25)。――《圣经精读本──撒母耳记上注解》

【撒上十三6「以色列百姓见自己危急窘迫,就藏在山洞、丛林、石穴、隐密处,和坑中。」

●「窘迫」:「被严厉压制」、「被重重地压制」。

●「丛林」:原文是「荆棘」,由于荆棘不可能躲藏人,所以学者们认为应该是相近的「岩穴」误抄。

●「石穴」:原文是「山崖」。

●「隐密处」:「地洞」。

●「坑」:「井」,这是当时的人存放水用的地洞,有2到7公尺深。

◎由于非利士人的军队,在质与量上都占了绝对优势,所以以色列人害怕、躲藏是很正常的。――《蔡哲民查经资料》

【撒上十三6 藏身之处】开凿来储水的坑穴和水池在干旱之时,是很方便的藏身之处。通常在城镇地区才有这些设施。古时司文尼干河两旁是森林地带,因此在丛林躲藏也是可以的。司文尼干河和克珥特干河一带的峭壁上面也有很多山洞。巴勒斯坦的洞穴在危急之时往往为人提供保障。山洞有时也可用作家冢。这些不容易到达的地点,当地居民应该熟知其位置。穴居的难民也在犹大坚固城拉吉附近的洞穴中留下了经外的石刻证据。他们在洞壁上写着「怜悯人的神啊,求你怜恤我;耶和华啊,求你怜恤我!」又写道:「耶和华啊,求你拯救!」──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撒上十三7「有些希伯来人过了约旦河,逃到迦得和基列地。扫罗还是在吉甲,百姓都战战兢兢地跟随他。」

「扫罗还是在吉甲」:为了等候撒母耳到来在出征前献祭。――《串珠圣经注释》

【撒上十三8「扫罗照着撒母耳所定的日期等了七日。撒母耳还没有来到吉甲,百姓也离开扫罗散去了。」

“等了七日”是照撒母耳的吩咐。以色列人本来就已很害怕(6节),时间一长,更是恐惧,纷纷离开。扫罗的核心军队只剩下六百人(15节)。――《启导本圣经撒母耳记上注释》

经文没有交代撒母耳迟迟不到吉甲的原因,可能他想藉此试验扫罗。――《串珠圣经注释》

【撒上十三8~9扫罗违背神的代言人的话。他没有等到撒母耳来(一○8),便把燔祭献上,以聚集百姓,准备作战。他诉诸于处境伦理,而不是圣经伦理,然后为自己的行为找借口,而不能提供有根据的理由(一三10~12)。――《撒母耳记上雷氏研读本》

【撒上十三8~15扫罗越权、王位不保:扫罗一开始正式作王,便作了神所不喜悦的事,违背了神的吩咐,私自献祭。表面看来,扫罗听从撒母耳的吩咐,在吉甲等候他七天,但当情势看似不妙之时,扫罗便失去信靠神的心,擅自采取行动。扫罗这种不听从神和没信心的表现于日后与亚玛力人交战一事(15章)仍旧可见,显示他这次并没有悔改,以致神终于要弃绝他。――《串珠圣经注释》

本文叙述了扫罗在撒母耳抵达之前献燔祭的事件,他的行为在以下方面理当受到批评:①违背了撒母耳的指示(10:18);②侵犯了祭司职权<代上24:6,祭司制度的变迁过程>;③扫罗献祭不是出于真正的委身,乃是出于恐惧心理,为逃避而献祭(11节)。由此扫罗的王位未能世袭下来,而被交给合神心意的人(14节)。这个事件教导我们,若人心急不能等候神的时候,就会酿成巨大的悲剧(12:16)。本文与15章所记录的第二个试验,是以色列历史的重大转折点。――《圣经精读本──撒母耳记上注解》

【撒上十三9「扫罗说:“把燔祭和平安祭带到我这里来。”扫罗就献上燔祭。」

扫罗没有等撒母耳献祭后才开始战斗,反超越自己的职权,作了应由利未祭司担任的工作,又以为凭自己的力量和智慧可以挽救危急。――《启导本圣经撒母耳记上注释》

◎由13:9-10来看,撒母耳是要献燔祭和平安祭,扫罗僭越,自己献了燔祭,还没献平安祭,撒母耳就到了。所以显然撒母耳不是延迟很多。扫罗虽是君王,但不是祭司,所以不应该献祭。――《蔡哲民查经资料》

献上燔祭:或许是扫罗命令与他在一起的祭司亚希亚献了祭(14:3,18)。作者认为扫罗犯罪不仅是对祭司职权的越权行为,而且是不顺从神命令(13节)。――《圣经精读本──撒母耳记上注解》

【撒上十三10「刚献完燔祭,撒母耳就到了。扫罗出去迎接他,要问他好。」

【撒上十三11「撒母耳说:“你作的是什么事呢?”扫罗说:“因为我见百姓离开我散去,你也不照所定的日期来到,而且非利士人聚集在密抹。」

13:11显示扫罗自己献祭的理由是自我为中心的,因为他觉得百姓离开他去了。

◎参考撒上 7:9-12撒母耳上次对抗非利士人时,敌人已经进攻到附近,以色列人还是愿意等候献祭完成才打仗。这次吉甲与密抹还有点距离(大约30公里),撒母耳就算迟到,也不算迟到太久,扫罗就迫不及待献祭,显出他的信心薄弱。他认为耶和华和其他神一样,一定要「献过祭」才会在战争中保佑他们,却没想到神重视「顺服」远超过表面的仪式。我们是不是也会陷入这样的错误之中?――《蔡哲民查经资料》

【撒上十三11~12扫罗没有承认自己的罪,却尝试证明自己的做法是合理的。――《撒母耳记上雷氏研读本》

扫罗列出了不得不献祭的理由:①百姓离开我散去(11节)。表明当时的情况紧急。但情况的紧迫性也不能使犯罪正当化。人认为可以在迫不得已的时候行恶,这不是圣经的教导<16:4,圣经与情境伦理>;②你也不照所定的日期来到(11节):即使撒母耳延期,扫罗也应该耐心等待。因为等待与其说是法律上的义务,勿宁说是信心的标志。我们也应照神的话语存心忍耐,谦卑地等候主的应许得到成就的日子(雅5:7-11);③就勉强献上燔祭(12节),显露扫罗的形式主义信仰。他只关注律法上规定的外在仪式,而没有思想过那些仪式的本质——信心与顺从(14:33,35;赛1:10-14;太23:13;启3:15)。扫罗的此番回答证明他不是真正的信心之人,而是一个机会主义者,环境可以改变他的价值标准。――《圣经精读本──撒母耳记上注解》

【撒上十三12「所以我心里说:恐怕我没有祷告耶和华,非利士人下到吉甲攻击我;我就勉强献上燔祭。”」

●「勉强」:「勉强、强迫自己」。――《蔡哲民查经资料》

【撒上十三13「撒母耳对扫罗说:“你作了胡涂事了,没有遵守耶和华你 神所吩咐你的命令。若遵守,耶和华必在以色列中坚立你的王位,直到永远。」

●「做了胡涂事了」:「行事愚昧」。――《蔡哲民查经资料》

【撒上十三13扫罗并不属犹大支派,为何神却应许坚立他的王位呢?】

扫罗不等待祭司,私自献祭于坛上,破坏了神的律法。在扫罗献祭后,撒母耳来到,便对他说:「你作了胡涂事了,没有遵守耶和华你神所吩咐你的命令,若遵守,耶和华必在以色列中坚立你的王位,直到永远。」(撒上十三13)最后的一句说话,是否就等于神的应许呢?不尽然!因为这句话只陈明了若扫罗仍然信靠神,将会发生何事;扫罗和他的后裔将永远坐在以色列的王位上。但扫罗违背神的命令,没有杀尽亚玛力人,却将亚吉王留下(参撒上十五)。他更在吉甲侵犯了只有祭司才拥有的特权,扫罗所做的这两件事,都使神失望。神审判扫罗,拒绝他,让犹大支派的大卫坐在以色列的王位上。雅各暮年卧病在床,当他临终时,已透露了十二支派将来的遭遇。远在那时,犹大族已被应许赐予以色列的王位。创世记四十九10记载以下应许:「圭必不离犹大,杖必不离他两脚之间,直等细罗来到……」——即是等到弥赛亚耶稣来到。以色列的王位,将会为犹大支派大卫家所保留,神亦早已知道扫罗会不顺服及背叛他。至于撒母耳记上十三13只陈明了,因着扫罗自己的不顺服,便丧失了神的应许——他和他的后裔坐在以色列的王位上。──艾基思《旧约圣经难题汇编》

【撒上十三13~14不顺服令人错失事奉的机会,因为他作领袖的资格会被取消。――《撒母耳记上雷氏研读本》

以色列人的王与邻邦的王不同,他只是神的仆人,要遵守神的律法,听先知的话。扫罗因此受责,王位也不能象别国一样由儿子继承。――《启导本圣经撒母耳记上注释》

【撒上十三14「现在你的王位必不长久。耶和华已经寻着一个合他心意的人,立他作百姓的君,因为你没有遵守耶和华所吩咐你的。”」

●「王位」:「国家」、「王朝」、「统治」。

◎如果没有其他原因,说起来撒母耳也有责任,因为他没有准时到达军心涣散的以色列军中,导致扫罗因为恐惧就只好自己献祭。不过比起15:1-35的记载,此处神似乎并没有完全弃绝扫罗,到了亚玛力人事件,神就完全弃绝扫罗。――《蔡哲民查经资料》

扫罗虽然继续作王,但只是暂时的,因神已经有了作王的合适人选。――《串珠圣经注释》

你的王位必不长久:①揭露一个属灵原理,就是“若王得不到神的信任,其王权就不能在以色列持续下去”(何8:4);②扫罗的后裔必不得继承王位;③不久后,扫罗就会被废掉(15:23)。结果,扫罗因缺乏等候的智慧,而毁了自己和子孙的将来。今天的基督徒追求速度和简单方便,应从扫罗的过失得到启发(彼后3:11-15)。――《圣经精读本──撒母耳记上注解》

【撒上十三15「撒母耳就起来,从吉甲上到便雅悯的基比亚。扫罗数点跟随他的,约有六百人。」

“从吉甲上到……基比亚”。吉甲在山谷,而基比亚在山上。――《撒母耳记上雷氏研读本》

●「撒母耳就起来,从吉甲上到便雅悯的基比亚」:但是后来撒母耳并没有在基比亚出现,七十士译本作「撒母耳起来离开吉甲回拉玛去,剩下的百姓就跟随扫罗由吉甲上便雅悯的基比亚,与战士们相会」,这样似乎比较合理。

●「六百人」:跟随扫罗的军队人数大量减少,也难怪扫罗自己都慌了。――《蔡哲民查经资料》

「撒母耳就起来」:根据七十士译本,上基比亚(扫罗的家乡)的是扫罗而不是撒母耳(参2, 14:2)。――《串珠圣经注释》

约有六百人:比起当初的三千名(2节)相比,少了很多。扫罗和百姓的罪使他们陷入软弱和恐惧,从而使那些士兵分散,兵力也被减少。罪是可怕的仇敌,它无所畏惧地摧毁个人甚至是共同体(罗6:23)。――《圣经精读本──撒母耳记上注解》

【撒上十三15~23与非利士人对垒:当战事拖延的时候,非利士人已控制以色列整个国家(参17),而扫罗身边的军队已由三千人锐减至六百人(兵士大概是战兢而逃走了)。再者,由于只有非利士人拥有制铁的技术,以色列人除扫罗与约拿单持有刀枪外,其余的只有铜制的武器,在战争开始便已处于劣势。――《串珠圣经注释》

【撒上十三16「扫罗和他儿子约拿单,并跟随他们的人,都住在便雅悯的迦巴,但非利士人安营在密抹。」

「便雅悯的迦巴」:显然是当时以色列人唯一可防守的地方,在密抹以南,是个有屏障的深谷。――《串珠圣经注释》

【撒上十三17「有掠兵从非利士营中出来,分为三队:一队往俄弗拉向书亚地去,」

“掠兵”指破坏者。非利士人的援兵向以色列的北面、西面和东面远征讨伐(17,18节)。――《撒母耳记上雷氏研读本》

●「掠兵」:原文是「毁坏」、「破坏」,此处应该是指非利士军队中,有一种专门破坏、劫掠敌国领地的兵种。

●「俄弗拉」:位于「密抹」北方8公里。――《蔡哲民查经资料》

【撒上十三17~18非利士人派了三批军队,从东、西、北三路进掠以色列全地;大概抢掠之外,还有示威性质。

非利士人从密抹派兵三路出击,要使以色列人投降。这三路分别是向北的俄弗拉──书亚路线;向西南的伯和仑路线和向东的旷野路线。

「掠兵」:专事突击的前锋部队。

「洗波音谷对面的地境」:应作「那眺望洗波音谷的地境」。――《串珠圣经注释》

掠兵:战斗开始之前,非利士军队为确保战争物资,而大行掠夺。――《圣经精读本──撒母耳记上注解》

【撒上十三17~18 掠兵的路线】非利士人的部队往三个不同方向入侵。俄弗拉是密抹以北五哩外的城镇。通往密抹西面约十二哩之伯和仑的道路途经基比亚,应该是非利士平原进入耶路撒冷一带山地的主要补给路线。最后密抹东南面的边疆大道俯瞰的洗波音谷,大概是在密抹和耶利哥两地正中,司文尼干河与克珥特干河合流之处。这是通往约但河谷的主要通道。──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撒上十三18「一队往伯和仑去,一队往洗波音谷对面的地境向旷野去。」

●「伯和仑」:应该是「上伯和仑」,位于「密抹」西方16公里。

●「洗波音谷」:位于密抹东方。

●「地境」:「边界」、「界线」。

●「洗波音谷对面的地境向旷野去」:原文是「边境下望洗波音谷的旷野去」。――《蔡哲民查经资料》

【撒上十三19「那时,以色列全地没有一个铁匠,因为非利士人说,恐怕希伯来人制造刀枪。」

在大卫时代之前(代上二二2),非利士人垄断铁器和金属的工艺,这很大程度上是他们拥有优越军事力量的原因。――《撒母耳记上雷氏研读本》

没有一个铁匠:与撒母耳的统治时期的强盛形成明显的对比(7:1-4)。巴勒斯坦有丰富的铁,铜等矿物资源(申8:9),但是侵占以色列的非利士,因着军事目的,就封锁或独占了以色列境内的铁矿资源。近东历史告诉我们,这是获胜的国家对战败国采取的一系列政治战略措施(王下24:14-16)。――《圣经精读本──撒母耳记上注解》

【撒上十三19~20非利士人独占冶铁工艺,不许以色列人染指,连耕作的农具也须向非利士人购买。以色列人主要用铜具、石头来作战。铜的犁头、斧、铲容易用钝,要磨利也须找非利士的铁匠帮忙。――《启导本圣经撒母耳记上注释》

【撒上十三19~20 垄断铁器】古代炼铁必须克服的科技问题包括如何维持高温,提供足够的气流,混合适当分量的碳和铁(这是将锻铁转化为钢的「渗碳过程」),以及析离矿渣的重型工具。没有经过渗碳处理的铁制武器,连青铜武器都及不上。巴勒斯坦在主前十世纪以前,并没有可靠渗碳科技的迹象。炼铁的起源地在何处已不可考,但到了主前第二千年纪末期,在古代近东已经十分普遍(安那托利亚和今伊拉克北部尤然)。现今学者的看法是,铁器大规模取代青铜不独是因为冶铁科技的普及,制造青铜合金的锡日益难求也是因素之一。值得留意的一点是,经文并没有说以色列冶铁科技落后,而是说他们缺乏铁匠。对以色列人来说青铜武器应该还十分可用。这几节经文可能表示严禁打铁是防止制造武器的手段。──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撒上十三19~23表示以色列人军队的武器极度缺乏。然而,扫罗的致命问题是他离开了决定战争胜败的神。若没有与神同行的约拿单,扫罗可能不会战胜非利士人(14:6,15)。在圣徒的属灵争战中,关键不是武器(知识、财富、体力等),而是神是否与之同在(提后4:17,18)。――《圣经精读本──撒母耳记上注解》

【撒上十三20「以色列人要磨锄、犁、斧、铲,就下到非利士人那里去磨。」

“铲”。犁头或刺棒。――《撒母耳记上雷氏研读本》

【撒上十三21「但有锉可以锉铲、犁、三齿叉、斧子,并赶牛锥。」

“但有锉可以锉”。更可作:收费是一票(pim,三分之二舍客勒)。要磨利一些可用来攻击自己的武器,非利士人自然收取更高昂的费用。――《撒母耳记上雷氏研读本》

“锉”字希伯来文作pim,是度量衡的一种,合三分之二舍客勒。本节也可译为“磨铲及犁耙的价钱是三分之二舍客勒银子;磨叉、斧子并赶牛锥的价钱是三分之一舍客勒银子。”非利士人寓禁于征。(一个舍客勒约合12公分或八分之三英两)。――《启导本圣经撒母耳记上注释》

●「但有锉可以锉铲、犁、三齿叉、斧子,并赶牛锥」:由于原文破损,此节引起许多争议,学者认为比较可能是「磨锄和犁的价钱是分之二舍客勒(一个「平」),为了斧和修整刺棒是三分之一舍客勒」。一个舍客勒大约是11.4公克。――《蔡哲民查经资料》

本节经文残缺,引起几种不同的解释和译法,其中一个解释是:磨农具的非利士铁匠收费昂贵,犁、耒耜收银三分之二舍客勒,其余则收银三分之一舍客勒。――《串珠圣经注释》

【撒上十三21 铁工的费用】铁工所收的费用极高昂(NIV:「磨锄、犁索价三分之二舍客勒,磨三齿叉、斧子、赶牛锥则索价三分之一舍客勒」;和合本:「但有锉可以锉铲、犁、三齿叉、斧子,并赶牛锥」)。要维修的(锄、犁、斧子、赶牛锥)都是农具。这些工具是铜制铁制都有可能,但以色列人被禁止不能开铺修理。巴勒斯坦到处都挖掘到这个时代的铁犁。铁锄(显然是某种长柄的锄头)则在巴勒斯坦南部的詹梅遗址出土。赶牛锥则是尖头的工具,用来驱赶牛只耕地。──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撒上十三22「所以到了争战的日子,跟随扫罗和约拿单的人,没有一个手里有刀有枪的,惟独扫罗和他儿子约拿单有。」

以色列人只有扫罗和约拿单有刀,在武器上远落人后。后来能打胜仗,益见所倚赖的不是兵器,而是神(十四6)。――《启导本圣经撒母耳记上注释》

【撒上十三23「非利士人的一队防兵到了密抹的隘口。」

●「隘口」:指「可以越过峡谷的地点」。

◎非利士人用整套的标准战略对付以色列人,平时先控制武器的制造,战时则利用专门的军队一面示威,一面打击敌军的补给。但这仍挡不住神的介入,最后密抹战役还是以色列人奇迹式的获胜。我们相信神能有这样的力量吗?――《蔡哲民查经资料》

本节为14章之伏笔,点出非利士防兵的所在。──《串珠圣经注释》

【撒上十三23 密抹渡口】密抹渡口是从北面通往耶路撒冷一带之路上,横越司文尼干河之深峭峡谷的战略性渡口。有关密抹的进一步资料,参看第2节的注释。一队士兵从非利士营进军到峡谷(或渡口)的斜坡上,这峡谷将密抹,与基比亚/迦巴和以色列营,分隔开来。此地四面环山,这山形成了河谷的北面。除了连接基比亚/迦巴的渡口以外,无路通往密抹。──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思想问题(第13, 14章)】

1 扫罗违命擅自献祭,之后又为自己辩护,这对他的个性与属灵情况有何提示?你认为他对撒母耳所作的答辩(11-12)是否有理?为什么?

2 你认为神对扫罗的处分是否太严厉?为什么?参路12:47-48。

3 从13-14章看来,扫罗与约拿单这一对父子在个性、智勇与对神的态度上有何差异?

4 13章里扫罗私自献祭一事显出他个性急躁,在14章他这弱点有否改善?这引起什么后果?急躁虽然不是极大的毛病,却能影响他人,败坏自己。你有无终日不能胜过的「小毛病」,妨碍你与神、与人的关系?

──《串珠圣经注释》

【撒上十三1~十四46密抹之役:本章与12章之间可能隔了一段颇长的日子,扫罗率领以色列人不断与邻敌对抗,藉以巩固国势。在以色列与非利士再度爆发战争之时,扫罗率领军队在吉甲等候撒母耳前来献祭,以便出征。但扫罗等得不耐烦,竟然擅取祭司的职分,亲自献祭,这是他被神弃绝的起点。然而神仍在这次战役中施恩,扫罗的儿子约拿单闯入非利士人的防营,神使地震动,敌军大为混乱,扫罗趁势追击直至西部的亚雅仑。――《串珠圣经注释》

Measure
Measure
Related Notes
Get a free MyMarkup account to save this article and view it later on any device.
Create account

End User License Agreement

Summary | 2 Annotations
扫罗越权、王位不保:扫罗一开始正式作王,便作了神所不喜悦的事,违背了神的吩咐,私自献祭。表面看来,扫罗听从撒母耳的吩咐,在吉甲等候他七天,但当情势看似不妙之时,扫罗便失去信靠神的心,擅自采取行动。扫罗这种不听从神和没信心的表现于日后与亚玛力人交战一事(15章)仍旧可见,显示他这次并没有悔改,以致神终于要弃绝他。
2020/09/13 10:04
以色列人只有扫罗和约拿单有刀,在武器上远落人后。后来能打胜仗,益见所倚赖的不是兵器,而是神(十四6)
2020/09/13 1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