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ebsite uses cookies. By using this site, you agree to our use of cookies as described in the Privacy Policy.
I Agree

10月29日记

Roquentin 2020-10-29 12:44:39

-I don’t know how to be in this world if I’m not wishing for a future with her.

-Who we are in the world changes. It’s part of life.

最近看美剧,对这两句台词感悟尤其深刻。

自7月从香港至珠海隔离回杭州以来,我一直被一个问题所困扰,如果脱离了我念书的学校,脱离了我身处的关系,那么我是谁?

办理研究生延毕手续,推迟美国入学的时间,从中大宿舍退宿,清空办公室,奖学金停止发放了。告别朋友,告别学校,在一个我本不会有机会路过的城市的酒店房间待足十四天,又马不停蹄地离开,不知道何时是归期,亦不知所归当是何处。每天在家安排自己的时间,没有affiliation, 没有步步紧逼的研究计划,更没有可以交流的导师与cohorts。

妈妈退休不用去单位,我也像提前四十几年退休的老年人,瞪着这座我生于斯长于斯如今却愈发觉得陌生的所谓准一线城市,我的过去,我的未来,我的现在,似乎在焦灼的时局与炙热的历史浪潮之间翻滚销熔,我一下子丢掉了自己。

我是谁?我想要做什么?我该怎么做?我以前想要做什么?我曾经那么义无反顾孜孜不倦的追求的是什么,我竟然想不起来了。

我每天都在和自己打架。

我反感消费主义异化人的价值,可是逛街买东西明明给我带来快乐,有时候我也追求名牌,寻求所谓中产阶级的身份认同。我追求平等,反对别人歧视黑人歧视性少数群体,可是我也或多或者会蔑视所谓小粉红,甚至以自己会阅读思考为荣。我讨厌崇洋媚外,但我又是那个最积极申请美国学位,看不上国内博士项目的自我感觉良好的所谓“知识分子”。我追求所谓独立、自由,可是脱离了关系,脱离了组织,我连自己是谁,如何做自己都不知道。

我怎么知道追求平等和自由不是我被知识异化的结果?我怎么知道我本心或许就是一个想要结婚生子过稳定生活的传统女性?

我甚至开始后悔。后悔走上这一条我无法胜任的道路。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过上这样四处漂泊,无依无靠,追求所谓“真理”的路。我小时候想的都是做威风凛凛的警察,做治病救人的医生,做叱咤风云的飞行员。我走错路了吗?

我记得去年差不多这个时候,我和系里的印度女生在屋顶喝酒,聊学术制度是如何巩固我们今天所处的新自由主义秩序,我们如何无处可逃。她和我说,所以才要多阅读,知道越多,才越有能力去做出自己的判断。

是她这句话一直支撑着我。也许,探讨我究竟是谁,与如何去爱,至少是我现在认为的人生之两大命题吧。

Measure
Measure
Summary | 3 Annotations
聊学术制度是如何巩固我们今天所处的新自由主义秩序,我们如何无处可逃。她和我说,所以才要多阅读,知道越多,才越有能力去做出自己的判断。
2021/01/22 00:57
也许,探讨我究竟是谁,与如何去爱,至少是我现在认为的人生之两大命题吧。
2021/01/22 00:57
这不挺好的吗~藐视就藐视,为荣就为荣,反省就反省,so what,不用再去放大它们也不用再去压制它们,它们很OK~然后去做你想做的任何事吧
2021/01/22 0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