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ebsite uses cookies. By using this site, you agree to our use of cookies as described in the Privacy Policy.
I Agree

爱默生《论经验》

王炜 2014-03-10 23:11:34
       文学史——拿蒂拉博散基、沃顿或施莱格尔的最后结果来说——实际上只是概括了点滴的思想和零星的独创故事,其余一切是它们的变种。因此在这个广延于我们四周的巨大社会里,一种批评的分析将寻找不到多少自发的行动。充斥其间的几乎都是惯例和粗俗的观念。

我真正感到悲痛的是,那种悲痛竟然没有给我任何教益,也没有把我带进真正的自然一步。

如果我们与精神病人同住,就必须迁就他们,这样交谈就不复存在了。

对一本新书或一桩新事的看法,即使是智者所说,也必须打一定折扣,他们的这种看法把一些有关他们心境的信息,把对这一新的事实的某种模糊的猜疑透露给我,然而决不能相信这种看法就是智者同那件事情之间的永久关系。

让我们现在沉着冷静,保持睿智和我行我素。让我们去善待那些男人女人,就好像他们是真正的人,也许他们就是这样。

我接受了各种相反的倾向所发出的丁零当啷的撞击声。

力量走的不是抉择与意志的康庄大道,而是另一条路,即地下的、隐形的生活渠道。

一种忘记惯例并要宏扬当前的自发性。

一个人在做一件他能做得出色的事时,是不会被注意到的。一定有某种力量附着于他最好的行为中,使你的观察力麻木不仁,因此即使这样的行为就在你面前发生,你都全然不知。生活的艺术有一种羞怯,不愿暴露出来。人没有生下来,他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我们没有看见成功,每件事也就是不可能的。

一切多多少少引起了一个结果,然而却是一个意外的结果。个人总有差错,他曾计划了许多事,还把别人拉来当下手,同一些人或所有人产生争执,错误没少犯,最后做成了一点事;一切都有所长进,而个人总是有差错。结果反而是一些与他的期望大相径庭的新东西。

他们拒绝解释自己,只是满足于那些新的行动会替他们尽那种职责。……凡是正确的行为,总会对我们的朋友产生影响,不管他们距离我们有多远。

有些东西出现在别人身上时我们就斥之为罪恶,但对我们自己却成了实验。人们决不会把罪恶说得像他们所想的那样轻巧,或者每一个人都为自己设想了一个安全地带,绝不容他人涉足,这就是我们信任自己的一个例子。……圣徒们之所以感到悲哀,是因为他们不是从智能而是从良心的角度来看待罪恶,(甚至他们沉思的时候也是如此),这是一种思想混乱。罪恶,从思想的角度来看是一种减少,或者更少;……智能把它称之为阴影,没有光明,没有实体。而良心却感觉得到它是实体,本质上的恶。其实它并非如此,它有一种客观存在,没有主观存在。

将你自己的事实同别人的区别开来,这是智慧的一个主要教训。

博爱精神也许会浪费在对症状的无聊的服侍上。

我发现一种个人的成果,这就够了。这成果就是——我不再需要向沉思、向商讨、向蜂拥的真理索求一个草率的结果了。要求一种对市镇产生影响的结果,一种对瞬息万变的年月有明显作用的结果,我觉得这是可怜的。结果是深刻而持久的,就像原因一样。它在人生不复存在的时期起着作用。

我的接受能力如此之大,所以我还没有因为把某种东西接收得太多而感到烦恼。

(中译:蒲隆)
Measure
Measure
Summary | 2 Annotations
真正的自然
2021/02/01 03:07
但对我们自己却成了实验。
2021/02/01 0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