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ookie
The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optimize your us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website grants us the permission to collect certain information essential to the provision of our services to you, but you may change the cookie settings within your browser any time you wish. Learn more
I agree
blank_error__heading
blank_error__body
Text direction?

血色海灣再現:日本獵海豚傳統的生態悲歌

文 / 魯皓平      2018-09-19

血色海灣再現:日本獵海豚傳統的生態悲歌

瀏覽數 75,000+

時序進入9月,又到了一年一度令人心痛、無奈且憤怒的獵豚季。

2009年,一部揭露日本(Japan)和歌山縣太地町血腥獵海豚文化的紀錄片《血色海灣》(The Cove)上映,導演路易賽侯尤斯(Louie Psihoyos)以冒險偷拍、海底偽裝攝影、私下記錄、訪問的方式,像世人昭告這個見不得人的殘忍文化,引起廣大觀眾迴響,本片更獲得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的榮耀肯定。

在電影中,導演揭露太地町每年捕殺的海豚至少就超過2萬隻,大部分用來供應全日本海豚肉饕客的市場,而一些較健康、充滿年輕活力的海豚則會被活捉,賣到全世界海洋公園以供娛樂表演用,而不論命運是死是活,這些海豚都一輩子失去了追求自由的權利。

當年電影上映後,引起了全世界民眾的反感,大量環保團體聚集到太地町舉布條抗議,冀望終止這令人詬病的盲目傳統,特別是在那被染成腥紅色的悲劇海灣中,道出了人類予取予求、肆無忌憚的狂妄和自私。

殘酷現實:引導至海灣趕盡殺絕

每年的9月至隔年3月,是太地町最血腥殘暴的日子。漁民們會在海中拍打船下的金屬桿形成「音牆」,並利用海豚的回聲定位將海豚引進當地的淺灘港灣中,眾多順著洋流游經此地的海豚,會遭漁民大量屠殺,血液染紅了海面,十分令人怵目驚心,就連許多日本人都自己諷此地為「海豚地獄」。

由於海豚的經濟價值極高,且外型可愛、模樣討喜,被圍捕至海灣中的海豚,會先由世界各地的海洋公園代表挑選健康漂亮、年輕的,而剩餘沒有被選中的海豚,則會被漁民以魚叉一隻隻屠殺殆盡。

就算現在海豚肉被驗出含有過量的汞,但還是許多饕客的最愛。被斬殺的海豚會賣至世界各地,成了當地最主要的經濟來源,這傳統已沿續了百年之久。

海豚獵人:我們不以為恥

如今,將近10年過去了,當年互相約定要保持沉默的居民,也隨著抗議聲浪逐年消逝漸漸願意表達心聲,《theguardian》報導,海豚獵人強調,對於這樣子的文化,「我們不會覺得可恥。」

太地町漁業合作社高級官員Yoshifumi Kai說,「我知道我們所做的事情是不道德的,但公開我們殺海豚的過程更令人匪夷所思,因為你永遠不會在公開場合看見牲畜被屠宰的過程。」

「國外常常問我們,為什麼要殺死這些可愛的動物,但對我們來說牠們就是重要的食物來源,」太地町町長Kazutaka Sangen表示,當他還是個男孩的時候,全村民們都把獵豚看作再基本不過的日常,這是保持傳統,是祖先留下來的智慧。

他強調,從前這個地方由於土壤貧瘠,不能種植稻米或蔬菜,也沒有天然供水,所以我們必須殺死海豚進食,「這是一個非常難以生存的地方,我們將永遠感謝祖先的犧牲,才讓我們生活在這裡。」

傳統和現代保育的衝擊

傳統上,太地町漁民認為他們是個捕鯨社會,歷史可追溯至17世紀,他們都是依賴這種方式維持家計,許多當地出生的孩童也以捕鯨為志向,他們不能接受現代人反對捕獵鯨豚的傳統,並說道,「如果這樣是殘忍、破壞保育的話,那其實牛、豬也都不該吃了。」

但事實上專家強調,牛與豬屬畜牧業,可以人工眷養,但海豚卻不行。

《japantimes》報導,太地町是日本最後一個活躍於獵海豚的城鎮,町長透露,他想把太地町打造成世界級的海豚和鯨魚研究中心,他不打算放棄這個外界完全看不下去的傳統,「這是我們的自然資源,而且我們將持續依賴。」

可怕的是,太地町還在開發許多新的可能性,像是與北歐的法羅群島簽訂協議、建立姊妹城鎮關係--這個地方也在獵捕鯨豚;此外,它還與中國(China)水族館簽訂為期5年、近1500萬美元的合約,每年提供數百隻活體海豚培訓用;更誇張的是,當地還準備將海灣打造成超大型「海豚池」。

而這樣如此瘋狂的作為,豈不是利用海豚的悲苦,放大人類娛樂的荒謬?

拒絕欣賞表演 成了保護海豚的唯一方式

由於海洋公園的數量日漸提高,日本、中國、韓國(Korea)境內合計就有超過百間的海洋公園與水族館,為了表演需求,吸引遊客觀光、賺取門票的龐大利益,參與《血色海灣》拍攝的瑞克歐貝瑞(Ric O'Barry)就說,業者通常會花一隻15萬美元(約台幣450萬)的優渥價格購買海豚。但這價格對許多海洋公園的營收來說,根本只是九牛一毛。

有需求就有賺頭,極高的經濟效益,自然讓漁民不願意放棄這能夠賺進大把鈔票的事業。

當我們在海洋公園看著海豚搖呼拉圈、空翻跳躍、與馴獸師表演高難度的動作時,其實牠們是失去遼闊自由的大海,被自以為是、自私的人類獵捕而來。看著海豚逗趣的表演,觀眾被渲染、感受到歡樂氣氛,但海豚真的是快樂的嗎?

畢竟,海豚住在狹窄的水泥空間裡,單調、無遮蔽物且充滿噪音,就彷彿被關在監牢中的痛苦。也因為了節省成本、照顧資源不周,這些被海洋公園、水族館豢養海豚死亡率相當高,非常殘忍。死了再買、買了再死,成了無盡的血腥輪迴。

海洋公園宣稱,豢養的海豚會獲得比在外海的海豚更多照顧與醫療資源,平均壽命也比較高,但事實根本相反,否則,我們不會一直聽聞海豚死亡的消息。

人類至今還無法完全了解海豚的疾病成因或妥善的治療方式,事實就是:在大海中的海豚平均壽命可達40年,但人類飼養的海豚,壽命往往不到15年。

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曾表示,鯨豚的智商很高,也有繁複的社會地位關係與家庭、族群之間的聯繫,牠們是群居動物,感情十分深厚。

當牠們被捕捉、傷害,會歷經跟人類一樣的害怕、緊張情緒,然後目睹親人被殺害的血腥畫面,再經過漫長又幽閉的運送過程,那心理創傷影響是很高層面的,久而久之,許多鯨豚會有自殘及傷害其他鯨豚的情形。

也許這無解的問題,只能從不吃海豚肉、不支付任何海洋公園的門票做起,當不再有市場,才可能有終止扼殺的一天……

圖片來源:theguardianjapantimes

關鍵字: 全球焦點環保

Measure
Measure
Related Notes
Get a free MyMarkup account to save this article and view it later on any device.
Create account

End User License Agreement

Summary | 8 Annotations
一部揭露日本(Japan)和歌山縣太地町血腥獵海豚文化的紀錄片《血色海灣》(The Cove)上映
2018/09/20 06:33
有需求就有賺頭,極高的經濟效益,自然讓漁民不願意放棄這能夠賺進大把鈔票的事業。
2018/09/20 06:35
電影中,導演揭露太地町每年捕殺的海豚至少就超過2萬隻
2018/09/20 06:33
電影上映後,引起了全世界民眾的反感,大量環保團體聚集到太地町舉布條抗議,冀望終止這令人詬病的盲目傳統
2018/09/20 06:34
將近10年過去了,當年互相約定要保持沉默的居民,也隨著抗議聲浪逐年消逝漸漸願意表達心聲,
2018/09/20 06:34
可怕的是,太地町還在開發許多新的可能性,像是與北歐的法羅群島簽訂協議、建立姊妹城鎮關係--這個地方也在獵捕鯨豚;此外,它還與中國(China)水族館簽訂為期5年、近1500萬美元的合約,每年提供數百隻活體海豚培訓用
2018/09/20 06:35
由於海豚的經濟價值極高,且外型可愛、模樣討喜,被圍捕至海灣中的海豚,會先由世界各地的海洋公園代表挑選健康漂亮、年輕的,而剩餘沒有被選中的海豚,則會被漁民以魚叉一隻隻屠殺殆盡。
2018/09/20 06:34
當我們在海洋公園看著海豚搖呼拉圈、空翻跳躍、與馴獸師表演高難度的動作時,其實牠們是失去遼闊自由的大海,
2018/09/20 0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