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ookie
The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optimize your us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website grants us the permission to collect certain information essential to the provision of our services to you, but you may change the cookie settings within your browser any time you wish. Learn more
I agree
blank_error__heading
blank_error__body
Text direction?

2018香港書展:寒蟬效應下被萎縮的自由出版市場

2017年香港書展上的政治書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7年香港書展上的政治書

多年來,香港一直被視為華語世界最重要的出版自由之地。內地被審查、被遺忘、被隱藏的訊息,在香港的紙張間留存了下來,填補了內地因審查制度而留下的空白。這些空白不但包括民間披露的中國歷史真相,還有官方資料的解密以及嚴肅的中國問題研究。

香港寬鬆的出版環境讓這個城市近年來成為中國政治「敏感書」的集中地,不少來香港遊玩的內地遊客「打卡」事項之一甚至就是踏足香港的各大書店,購買內地買不到的書籍。在中國,反右運動、大躍進、大饑荒、六四事件等重大歷史事件都是敏感事件,在此基礎上的學術研討及研究,比如歷史學家高華所著《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中國媒體人楊繼繩的《墓碑》等,都在禁止公開傳播的名單裏。

但近年來,情況正在起變化。

一年一度的書展上周在香港開鑼,位於灣仔的會展中心內,一如往年熙熙攘攘,擠滿了愛書人。在購書看書熱潮中,一些出版商和讀者發現,往年頗具人氣的關於中國政治、歷史的敏感書籍,近幾年已經越來越少,香港的自由出版市場正不斷萎縮。

銅鑼灣書店事件衝擊

2015年10月至12月,香港銅鑼灣書店的股東、店長等5人,包括桂民海(央視稱桂敏海)、李波、林榮基、呂波及張志平相繼失蹤。隨後,五人先後上電視認罪,承認自己非法經營或曾醉駕致人死亡等。銅鑼灣書店主要銷售政治敏感書籍,不少人認為,這件事極大地衝擊了香港的政治書市場。

一些出版社開始害怕出敏感書。2016年1月,旅美作者余杰的書《習近平的噩夢》無法在香港出版。《明報》報道,開放出版社總編輯金鐘稱,因為遭到巨大驚恐壓力,再三斟酌後決定暫停出版。隨後,余杰聯絡了香港五六家出版商,均被拒絶。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不少人認為,銅鑼灣書店事極大地衝擊了香港的政治書市場。

一位從2014年起年年都到香港書展買書的內地讀者對BBC中文表示,比起4年前,今年書展上展出的中國政治歷史書少了許多。

這位要求匿名的讀者回憶,2014年香港書展時,他還能在三聯書店和商務印書館買到不少中國政治歷史書。但今年如果要購買此類書籍,主要的購買途徑是獨立書店以及這類書出版機構的展位。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鮑樸對BBC中文表示,銅鑼灣書店事件發生後,不管是在香港書展還是在平日的香港書店中,這些政治敏感書籍的數量都急劇下降,銷量也急劇下降。

香港新世紀出版社創辦人、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秘書鮑彤之子鮑樸對BBC中文表示,銅鑼灣書店事件發生後,不管是在香港書展還是在平日的香港書店中,政治敏感書籍的數量急劇下降。香港時事評論員劉銳紹也觀察到,銅鑼灣書店事件後,比較嚴肅的中國研究書籍還有一定數量,但是描述高層權鬥和私生活的書確實變少了。

也有出版商發現,近年來書展的氣氛有變。「這是一種感覺,有一種氣氛,如果你賣一些敏感的書會被找麻煩,」台灣一位出版人說。

政治敏感書為何變少了?

敏感書籍流向讀者的過程中有許多阻礙。鮑樸指出,一方面,一些香港印刷廠不敢接單;另一方面,只有少數書店願意銷售這些書。

香港電台5月調查發現,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簡稱中聯辦)通過內地公司,持有聯合出版集團,控制香港超過一半的書店和近30家出版社,其中包括商務印書館、三聯書店和中華書局等大型書店。不少人擔憂中聯辦以中資控制出版社和書店,將破壞「一國兩制」,審查敏感書籍。

「許多書店由大陸官方控制,獨立書店現在又維持不下去,」鮑樸說,「有的印刷商在印書的一些環節要去大陸製作,或者在大陸有合作的廠商,他們受到壓力就不敢印這些與中國大陸政治和歷史有關係的書。」

一位匿名的台灣資深發行人認為,香港聯合出版集團本身是陸資,老闆全是大陸派來的,十分清楚大陸的政策,「很多大陸禁的東西,他們在香港雖然不會明目張膽地禁止,但他們會有所斟酌、會考慮,萬一這個書出了什麼問題,對他們的位置會有影響,因為他們都是官派的」。

三聯書店的中資身份是否會自我審查不出大陸當局不喜歡的書?三聯書店書展攤位上負責發言的經理高啟發沒有正面回應記者這個問題。他只說自己負責的部分是介紹書籍,其他的問題建議記者發郵件查詢,他會請上級回復。但截至發稿,BBC中文未收到回復。

盈利與否自然也是出版社出政治書的考量之一。香港天地圖書業務發展經理陳志全回憶,佔領中環運動後曾進了一批相關的書籍,最後虧本。

「沒人叫我們不要出,但我們會看那本書值不值得出版囉,」他說。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田園書屋在書展上售賣的政治書

另外,這些書籍的主要消費人群內地遊客將這些書帶回大陸也變得越來越困難。

鮑樸介紹,為了阻止香港的書北上影響中國內地的民眾,內地發起了「南嶺」工程。根據新華社2010年的報道,該工程由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牽頭,目的是嚴厲打擊各類北京官方認定的「非法」 出版物。

此外,網上購物平台淘寶2017年3月發佈通知,禁止在平台售賣境外出版物,進一步打擊了海外出版物的網上售賣。

該位匿名的台灣資深發行人也感覺到,十八大之後政治書沒那麼好賣了,「因為大陸開始注意到這點,海關都會問有沒有買書?很多會被沒收。如果是書他們都會翻開來看,會問書有沒有經過審批」。

區塊鏈會是出路嗎?

在發行渠道不斷收窄的情況下,出版商也在尋找新的出路。

本次香港書展,新世紀出版社出版了《走出毛澤東的陰影》(Out of Mao's Shadow)一書。這本書英文版十年前就已經面世,此次中文版將限量發行數百本。除了紙質版外,他們還將採用區塊鏈的技術發行。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新世紀出版社將採用區塊鏈的方式發行《走出毛澤東的陰影》一書

鮑樸介紹,如果將數字內容加密後放在區塊鏈上,即使區塊鏈上的一個網站停止運行也不會有影響,因為內容不是保存在一個服務器上,而是在一個網絡體系裏。即使某個特定網站不運行,其他客戶端等還是可以訪問。區塊鏈有多種出口,將內容帶給讀者。

BBC中文記者劉子維對此文亦有貢獻

Measure
Measure
Related Notes
Get a free MyMarkup account to save this article and view it later on any device.
Create account

End User License Agreement

Summary | 6 Annotations
香港寬鬆的出版環境讓這個城市近年來成為中國政治「敏感書」的集中地,不少來香港遊玩的內地遊客「打卡」事項之一甚至就是踏足香港的各大書店,購買內地買不到的書籍
2018/07/31 00:38
一些出版社開始害怕出敏感書。2016年1月,旅美作者余杰的書《習近平的噩夢》無法在香港出版。《明報》報道,開放出版社總編輯金鐘稱,因為遭到巨大驚恐壓力,再三斟酌後決定暫停出版
2018/07/31 00:38
2014年香港書展時,他還能在三聯書店和商務印書館買到不少中國政治歷史書。但今年如果要購買此類書籍,主要的購買途徑是獨立書店以及這類書出版機構的展位。
2018/07/31 00:38
政治敏感書為何變少了
2018/07/31 00:38
香港電台5月調查發現,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簡稱中聯辦)通過內地公司,持有聯合出版集團,控制香港超過一半的書店和近30家出版社,其中包括商務印書館、三聯書店和中華書局等大型書店
2018/07/31 00:38
一位匿名的台灣資深發行人認為,香港聯合出版集團本身是陸資,老闆全是大陸派來的,十分清楚大陸的政策,「很多大陸禁的東西,他們在香港雖然不會明目張膽地禁止,但他們會有所斟酌、會考慮,萬一這個書出了什麼問題,對他們的位置會有影響,因為他們都是官派的」。
2018/07/31 0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