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ookie
The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optimize your us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website grants us the permission to collect certain information essential to the provision of our services to you, but you may change the cookie settings within your browser any time you wish. Learn more
I agree
blank_error__heading
blank_error__body
Text direction?

大學排名是門好生意!揭祕全球3大機構如何操作榜單

Web Only
  • 田孟心

每年世界大學排名公布,總引起社會高度關注。但你瞭解泰晤士、QS、上海交大的主流排名機構,是如何衡量一所大學的嗎?台灣高教政策從過去的5年500億計劃,轉向如今的深耕計劃,為什麼要把「拚世界百大」從計劃目標中撤下?

「清大泰晤士排名首度掉出400名!」、「台大從10年前的115名下滑至現在170名」、「頂大拿國家這麼多資源,怎麼離世界百大愈來愈遠?」每年世界主要3大大學排名公布,是國人最關注高教領域的時刻,無不引頸期盼,並以此衡量大學的辦學品質。

這股風潮除了來自亞洲文化對排名的熱衷,更多是由政府帶頭而起。2006年起,教育部陸續推動的「邁向頂尖大學計劃」(又稱5年500億計劃),明定「10年內至少1所大學躋身世界百大」,將資源集中在有潛力「邁頂」的理工醫農大學身上,配套的「獎勵教學卓越計劃」也引導大學教授朝世界大學排名的要求靠攏。

直至現在,雖然去年上路的「高教深耕計劃」已淡化「前進世界百大」的成分,台灣民眾對於每年泰晤士(Times Higher Education,THE)、QS、上海交大等大學排名的公布,還抱持著儀式性的追尋,以此調整對各大學、台灣高教環境的印象分數。

但很少人了解世界主要大學排名機構如何運作,以及各家排名的指標與權重。大學排名到底是如何排出來?它代表的意義又是什麼?一味追求指標就能提升大學的品質嗎?從《天下》的調查結果來看,顯然並不盡然如此。

QS大學排名:學校的名氣很重要

談到大學排名,多數人心中浮現的不外乎QS與泰晤士排名,卻不熟悉這兩家機構其實曾為一體。

2004年,《英國泰晤士高等教育》報刊與QS高等教育調查機構還是同一個組織,他們發布的「THE-QS大學排名」透過高比例的同儕評鑑,產生有別於「上海交大排名」只使用次級資料的結果,而享有國際權威。兩家機構在共同經營6年後拆伙,獨立成今天人們熟悉的泰晤士報大學排名以及QS大學排名。

QS公司全名為Quacquarelli Symonds,是英國專門經營教育及升學、就業的公司。在與《泰晤士報》分家後,在2010年宣布與《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朝鮮日報》、英國《太陽報》合作,發布世界大學排名。

QS排名的指標有6項,其中學術聲譽與雇主聲譽都是透過調查獲得,合計共佔一半的比重,雖較為靈活、有參考性,但也備受爭議。以學術聲望調查而言,由QS發問卷給全球學術界,雇主聲望調查則來自畢業生工作的企業。

長期研究大學排名的台大圖資系教授黃慕萱認為,聲望調查對世界有名的大學較有利,「對台灣的本地大學,校名有『台灣』兩字的更有利,外國學者比較容易認得。」

黃慕萱有一次參加研討會,與某一排名機構的負責人搭同一台車,好奇詢問對方「台灣的成功大學怎麼沒上榜」,雞同鴨講一陣後,才知道對方將「成功」與「長庚」搞錯了——足以見得,距離歐美文化圈較遠、知名度較低的台灣,在聲望調查中屈居劣勢。

至於教師論文平均被引用率,QS排名採取Scopus資料庫的數據,而師生比例、國際師資佔比、國際學生佔比等項目數據,都是由各大學提供。研究大學排名的台灣教育評論學會理事、靜宜大學教育研究所教授黃政傑表示,「過程中有很多可操作空間。數字該怎麼報,有很多可能性。」

台灣的大學在QS的排名較其他排名穩定,台大維持在70名上下、清大約160名、交大約200名、成大約230名;台科大進步較多,從2011年的371名來到2019年的257名。台科大校長廖慶榮認為,這與該校近年積極經營國際化有關,影響國際化指標與聲望調查,「東南亞、中南美洲、歐洲、非洲,聽過台科大的人很多,」他說,目前台科大是全台碩博士外籍生人數最多的大學。

THE排名:重視大學研究能力

2009年分家後,THE排名採取13個指標來衡量一所大學的競爭力,可歸納成5類:教學、研究、研究影響力、國際化程度和知識傳遞。進一步觀察,研究與研究影響力(論文被引用率)兩項指標加起來高達60%,可見THE十分看重大學的研究能力。

相較QS有一半的資料來自聲望調查,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學排名雖然也有聲望調查,但教學聲望(15%)與研究聲望(18%)加起來只有33%,以降低主觀意見的佔比。不過在2011年還是鬧了笑話,根據《科技政策觀點》針對泰晤士排名的研究,因國外學者當時不易分辨台灣某些學校與中國同名學校的差別,導致台灣的大學有4所進入世界兩百大,清大還取得107名、比台大115名更高的佳績。

這樣的「榮景」在改正後便不再出現。目前,台灣的大學只剩台大在200名內,其餘都在300名後。由於THE整體評估學校比QS多,又看重台灣量體相對劣勢的研究指標,因此在這份榜單的成績通常比QS落後數百名不等。

與QS排名類似,THE的師生比、國際生、企業收入等數據也是由各校自行提供,根據THE給《天下》的回覆,「大學機構提供數據時都要簽署合約,確保他們已閱讀THE條款,提供的是正確的數據。」

但黃慕萱表示,這些排名機構要驗證資料真偽是非常困難的事情,通常是各校填報的數字出現巨幅波動的異狀,才會要求學校提出解說。

經過多年經營,QS與THE都發展出主排名以外的其他排名事業,如區域排名、領域排名,為蓬勃發展的商業機構。

上海交大:延攬夠多世界級菁英,排名就能衝高

除了廣為人知的QS與THE排名之外,也有不少人曾聽聞「上海交大」排名。

它起源於2003年,是由上海交通大學教育研究院發布的世界大學學術排名(Academic Ranking of World University,ARWU),被視為大學排名的濫觴。其後為求公正性,該排名在2009年改由上海軟科教育信息諮詢有限公司評比與發布,獨立於學校與政府機構之外。

不過,由於前身來自上海交大,上海軟科公司也由上海交大教授創立,多數人依舊稱ARWU為上海交大排名。

上海交大排名的特色為「所有數據皆使用次級資料」。換言之,他們不進行任何量化或質化調查,排名由6項指標構成,相對重視論文發表,以及校內教師、校友是否獲得學術界獎項。

其中「校友」的定義,是看獎項得主是否在該校獲得學士、碩士、博士學位,並根據獲獎年代來調整權重。例如,它認為1950年畢業及2010年畢業的校友與母校的關聯程度,應有所差距。這樣的權重計算方式,同樣適用於教師得獎部份。

在高被引學者人數的指標中,採計的是前一年度的Highly Cited Reserchers名單。發表在頂級期刊《Nature》或《Science》的論文篇數,只採計前5年,且根據作者是獨立完成論文,或是擔任第一作者、第二作者等順序來調整權重。整體論文發表篇數計算前一年發表並收錄於SCI或SSCI期刊索引資料庫中的期刊論文。

考量每所學校規模不一,最後的「師均表現指標」將前面的5項指標除以一所學校的學術人員數量,資料來自各國教育部等機構。值得一提的是,上海交大排名使用的論文發表篇數資料、高被引學者名單資料,皆來自Web of Science資料庫,因此排名受單一資料庫影響較大。

由於上海交大排名看重知名獎項,台灣高教的條件難以打進前段班。《科技政策觀點》一篇談上海交大排名的文章,即指出中國醫藥大學與高雄醫學大學加強延攬高被引學者策略奏效,在上海交大排名高被引學者指標中分數較高,中國醫的整體排名也從2012年的400至500名,進步至2018年的225名,在國內排行僅次於台大。

由於資料都來自網站或資料庫,並沒有調查的成分,普遍認為是爭議最低的排名,但參考性也因此受限。

排名操作空間大 

雖然排名機構皆公布所採用的各項指標與比重,卻從不公開如何計算出數字,也成為這些機構的重要獲利來源。清大研發長曾繁根明白指出,「它不告訴你,但它可以輔導你。」

成大研發處助理研究教授薛家明也提到,排名機構很常舉辦各種不同的研討會,參加費用都不便宜,「我們三不五時就會收到一些推銷訊息,教你怎樣了解排名,並提升排名。」

根據THE官網與其給《天下》記者的回覆,除了研討會,販售書面參考資料、專人諮詢服務與軟體等都是該公司提供的商業服務。至於教學內容,一位接觸過的台大教授舉例,「像是教師數怎麼算?把兼職、客座也算進去,可能就會有不同的結果。」

THE推出的軟體名為Data Points,「你可以反覆去算,把學校的資料用各種模式套進去,看怎樣成績會最好,買一年軟體的費用可能要上百萬台幣,」曾繁根進一步解釋,這類型的軟體並不是買了就好,還需要專人長時間研究,學校甚至必須成立專門的單位。

「在這樣的趨勢下,清大未來可能也會成立相關部門,」曾繁根感嘆。

QS的商業模式除了研討會,還有各式各樣的活動(Events),例如全球MBA機構參訪,同樣所費不貲。另外,該公司推出的QS Stars評級系統,也是廣為人知的商業手法之一。

QS Stars系統於2012年正式上路,由各大學支付費用,讓QS針對不同項目為他們評定星等。2012年紐約時報曾報導,愛爾蘭利默瑞克大學(University of Limerick)付了審查費9850美元(約29.6萬台幣)與年授權費6850美元(約20.6萬台幣)後,可以對外公告自己是QS認證的「基礎設施、教學、學生互動、國際化」方面的5星級學校。

雖然QS強調星等與排名無關,學校無法花錢購買排名,但歐美許多專家與學者認為其中涉及利益衝突,購買星等的現象也曾被《紐約時報》專文批評

至於聲望調查,也有利可圖。一位不願具名的台大教授指出,排名機構的網站請學者選填印象中的好大學,「但有付費的學校可能就會出現在下拉式選單,沒付費的就沒有,或排得較後面。」(責任編輯:李郁欣)

■ 文章未完,請繼續閱讀下一篇:衝世界大學排名,是毒還是藥?彭明輝:變炒作研究

Measure
Measure
Related Notes
Get a free MyMarkup account to save this article and view it later on any device.
Create account

End User License Agreement

Summary | 10 Annotations
你瞭解泰晤士、QS、上海交大的主流排名機構,是如何衡量一所大學的嗎?台灣高教政策從過去的5年500億計劃,轉向如今的深耕計劃,為什麼要把「拚世界百大」從計劃目標中撤下?
2019/03/04 00:56
長期研究大學排名的台大圖資系教授黃慕萱認為,聲望調查對世界有名的大學較有利,「對台灣的本地大學,校名有『台灣』兩字的更有利,外國學者比較容易認得。
2019/03/04 00:57
教師論文平均被引用率,QS排名採取Scopus資料庫的數據,而師生比例、國際師資佔比、國際學生佔比等項目數據,都是由各大學提供。
2019/03/04 00:57
東南亞、中南美洲、歐洲、非洲,聽過台科大的人很多,」他說,目前台科大是全台碩博士外籍生人數最多的大學
2019/03/04 00:58
相較QS有一半的資料來自聲望調查,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學排名雖然也有聲望調查,但教學聲望(15%)與研究聲望(18%)加起來只有33%,以降低主觀意見的佔比。不過在2011年還是鬧了笑話,根據《科技政策觀點》針對泰晤士排名的研究,因國外學者當時不易分辨台灣某些學校與中國同名學校的差別,導致台灣的大學有4所進入世界兩百大,清大還取得107名、比台大115名更高的佳績。
2019/03/04 00:58
在高被引學者人數的指標中,採計的是前一年度的Highly Cited Reserchers名單。發表在頂級期刊《Nature》或《Science》的論文篇數,只採計前5年
2019/03/04 00:58
上海交大排名的特色為「所有數據皆使用次級資料」。換言之,他們不進行任何量化或質化調查,排名由6項指標構成,相對重視論文發表,以及校內教師、校友是否獲得學術界獎項。
2019/03/04 00:59
在高被引學者人數的指標中,採計的是前一年度的Highly Cited Reserchers名單。發表在頂級期刊《Nature》或《Science》的論文篇數,只採計前5年
2019/03/04 00:59
成大研發處助理研究教授薛家明也提到,排名機構很常舉辦各種不同的研討會,參加費用都不便宜,「我們三不五時就會收到一些推銷訊息,教你怎樣了解排名,並提升排名
2019/03/04 00:59
QS Stars系統於2012年正式上路,由各大學支付費用,讓QS針對不同項目為他們評定星等。2012年紐約時報曾報導,愛爾蘭利默瑞克大學(University of Limerick)付了審查費9850美元(約29.6萬台幣)與年授權費6850美元(約20.6萬台幣)後,可以對外公告自己是QS認證的「基礎設施、教學、學生互動、國際化」方面的5星級學校。 雖然QS強調星等與排名無關,學校無法花錢購買排名,但歐美許多專家與學者認為其中涉及利益衝突,購買星等的現象也曾被《紐約時報》專文批評。
2019/03/04 00:59